<var id="nx3jz"></var>
<var id="nx3jz"></var>
<cite id="nx3jz"><span id="nx3jz"></span></cite><cite id="nx3jz"><span id="nx3jz"></span></cite>
<var id="nx3jz"></var>
<var id="nx3jz"><video id="nx3jz"></video></var><cite id="nx3jz"></cite>
<var id="nx3jz"></var>
<menuitem id="nx3jz"></menuitem>
<var id="nx3jz"></var>
翻页   夜间
二月天小说网 > 怪谈异闻 > 第294章 噩梦(4)

    天才?#24187;爰亲?#26412;站地址:[二月天小说网] http://www.1943476.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易心一如往常早早起床,起床没多久,就听到了李叔房间里传出的细微动静。

    她洗漱完,做好了洗衣服的日常任务,和出房间的李叔打了个照面。

    李叔笑着问好,欲言又止。

    易心猜出他想要?#24066;?#20160;么,肯定又是关于袁昊泽的事情,也可能是白老板的事情,不过她没准备和李叔聊这个。

    她进餐厅倒了水,背对着李叔,咕嘟咕嘟地?#35748;?#19968;大杯水,就准备出门晨跑。

    李叔见状,也没叫住易心的打算。他也知道自?#21917;?#19981;动一个千年老妖怪。何况,他和黎云的想法总归是人类的想法,和妖怪完全不在一个频道上。这点立场问题,李叔这位老人家很懂,他?#29992;?#24819;过在一个活了不知?#34013;?#20037;的妖怪面前倚?#19979;?#32769;,谈什么人生经验。

    李叔进了洗手间,如大多数老年人一样,动作缓慢地刷牙洗?#22330;?#34429;然动作缓慢,但他无需往脸上抹一层又一层的保养品,所以,他洗漱的速度在整个宿舍中并不算慢。

    李叔如往常那样结束了洗漱,易心也换了衣服,准备出门运动,两人再次打了个照面。

    往常这时候,黎云该起床了。三人总是在这时候撞在?#40644;稹?#26368;晚起床的薛小莲会错过早晨和易心见面的机会。她会是最后一个洗漱的。等薛小莲准备好,黎云、李叔才会和她?#40644;?#20986;门,去楼下的办公?#39029;?#26089;饭。

    李叔率先发现了今天的与众不同。他看向了黎云的房门,?#34892;?#29369;豫要?#28784;?#25970;门?#34892;?#40654;云。

    他们的工作最近又陷入了名存实亡的阶段。黎云很认真地想要找到那一教堂用着娃娃身体的鬼魂。李叔也就跟着帮忙,在网上看看有没有什么相关消息。

    易心忙着结婚的事情。袁昊泽被抓了,她也没停止婚礼的准备。

    至于薛小莲,从李叔加入这公司后,就没亲眼看她工作过。之前有关部门来金荣大厦检查,薛小莲还会应付一二,在真正的四楼办公?#26131;?#28857;事实。那时候李叔呆在不同空间的四楼办公室,看不到薛小莲的忙碌。这几天,她故态复萌,又开始了每天雷打不动的晒太阳。就连阴雨天,她都会躺在窗边,仿佛在吸收雨天潮湿又清新空气。

    李叔?#20063;?#20986;?#34892;?#40654;云的理由。

    年轻人总是?#19981;?#30561;懒觉的。李叔自己家的孩子就是如此。年纪渐长后,睡眠减少,生活压力加重,才会放弃睡懒觉这样的习惯。

    李叔想想最近黎云紧绷的神经,觉得他是该休息一下了。

    他走去了客厅,想要和往常一样开电视,看看早间新闻。

    易心在黎云的房门口驻足了一会儿,皱?#32426;?#30528;那扇房门。

    电视机打开,早间新闻的片头音乐响起。

    李叔发现易心站在走廊里没动,望了一眼后,心就提了起来。

    “怎么了?是有什?#24202;?#23545;?”李叔想起来,自己现在可?#30343;?#29983;前那个普通人,他所身处的世界也和他生前的概念不同。黎云今早?#40644;?#26469;,难道是出了什么事情?

    这样一想,李叔就快?#38454;?#21040;了房门口。

    易心看?#25628;?#26446;叔,没说话。她能感觉到房间里黎云的状态,原本活跃的灵魂在此刻显得特别虚弱。

    李叔正想要去敲门,就见房门自己打开了。

    黎云站在房门后,面无表情的脸上是深深的黑眼圈。他看起来好像几天几夜都没有睡过了。

    在看到门外站着的两个人,黎云还神情恍惚了一下。

    他看看两人,又看看身后的房间,回过头来,?#34892;?#27809;头没脑地问道:“天亮了?”

    “你?#28784;?#32039;吧?昨晚上出什么事情了?”李叔赶紧问道,伸?#22336;?#20303;了黎云的身体。

    黎云摇摇头,暂时拒绝回答李叔的问题。

    他走出房门,身体?#34892;?#25671;晃。他下意识抓住了李叔的手臂,手在轻轻颤抖。

    这?#30343;?#22240;为恐惧而产生的颤抖。

    黎云整个人像是脱力了,?#34892;?#34892;动困难。还好,他现在是鬼,他只能感受到精神的疲惫。

    他摇摇?#20301;?#36208;向了洗手间,开了水龙头,发了一会儿呆,才伸手掬水,泼在自己脸上。

    用冰冷的自来水洗了把?#24120;?#40654;云才大声地喘了口气。

    他从李叔那儿接了毛巾,擦干净了脸上的水渍。

    一抬头,他就看到了洗手池上方的镜子。

    如大多数家装方式,洗手池上方的镜子是镶嵌在方形的储物柜表面。打开镜子,就能看到薛小莲和易心的不少洗漱用品和保养品。

    黎云看着镜子中的自己,?#34892;?#20986;神。

    李叔的询问声,他没有听进耳?#23567;?br/>
    他像是在梦境中那样,拉开了镜?#29992;擰?br/>
    镜子移开,黎云就看不到自己的脸了。那门后的柜子里没有他的脑袋。

    黎云关上了镜?#29992;牛?#21364;没有放?#19978;?#26469;。

    “你?#30343;?#21543;?#32943;鵲娇?#21381;坐一坐吧。”李叔?#26263;饋?br/>
    黎云点头答应,去了客厅,在沙发上坐下。

    电视机在播报昨天的新闻。这个时间点的新闻,大多数本地鸡毛蒜皮的事情。

    黎云的视线落在?#35828;?#35270;柜上。

    他在噩梦?#26657;?#20174;那里面拉出过自己的尸体。

    还有沙发下。

    还有洗衣机?#23567;?br/>
    ……

    每一次惊醒,就是新的噩梦。

    黎云都?#34892;?#20998;不清现实和梦境了。

    不过,真的醒过?#26149;螅?#40654;云就明显感觉到了两者的不同。

    最起码的,梦境中电?#29992;?#26377;打开过,他也?#29992;?#24819;过对李叔、易心他们诉说什么。

    “我做噩梦了。”黎云看向李叔和易心,“连环噩梦,一直醒不过来,一直看到自己的尸体。到处都是……我的尸体……”

    黎云这样说着,摸了摸口袋。

    他摸了空。

    手机还在房间里。

    他这时候已经清醒了不少,直接起身,回房间拿了自己的手机出来。

    正好,薛小莲打着哈欠起床了。

    “早啊。”薛小莲笑眯眯地打了招呼。发现黎云一脸凝重,她怔了怔,?#20013;?#38382;道:“出什么事情了?”

    四个人都聚集在了客厅内,黎云将昨天晚上收到的?#21483;耪故?#32473;另外三人看。

    噩梦的开端就是这封平平无奇的?#21483;擰?br/>
    薛小莲和易心异口同声,“?#30343;?#20040;问题。”

    ?#21483;?#27809;有问题。两个妖怪都没有从中感觉到奇怪。就连黎云被困于噩梦的这?#28784;梗?#22905;们都没察觉到异常。

    “我看你是太过沉迷别人的情绪了。”易心不?#25512;?#22320;说道,“现在连这种没见过面的网友都能勾去你的灵魂。你最好节制一点。说穿了,你就是个?#22235;瘛?#20320;?#34892;?#22825;?#24120;?#20294;也只有天?#22330;?#20320;和我们可?#28784;?#26679;。”

    易心的批评不无道理。

    黎云最近为了?#21307;?#22530;,的确是疯狂使用了自己的能力。奈何他根本感知不到任何那所教堂鬼魂的情绪。就连见过?#24187;?#30340;江元和他那个不太正常的妹妹,黎云也捕捉不到他们的踪?#21834;?br/>
    黎云揉了揉脑袋。

    “?#30343;?#24773;绪,我没有感觉到这个人的情绪,恐惧之类的……”黎云回忆了一下,“虽?#30343;?#22121;梦,?#30475;?#37117;惊醒,但我好像也没有恐惧。”

    像是大多数的梦?#24120;?#20182;在做梦的时候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梦。大脑没?#24515;?#20010;意识,大?#20113;?#39575;了自己。他?#30343;?#22312;宿舍和办公室中一点点探索,每开始一次新的噩梦,移动?#27573;?#23601;大上一分,从自己的卧室到洗手间、到厨房、?#23047;?#21381;、到办公室……每一次都以拉扯出自己的尸体为终结,在自己的床上醒过来,开始新一次的噩梦。换种说法,就是?#30475;?#22121;梦,他的尸体都会藏在更远一些的地方。

    “这不正常。”黎云说道。

    他昨晚上做那样的连环噩梦绝对不正常。

    “可我们什么都没感觉到。就算有什么东西,也不可能悄无声息地进到宿舍来。”易心?#25238;?#25130;铁地说道。

    她和薛小莲有这样的自信,更有对老板的绝对信任。

    黎云想了想,无从辩解。

    他能提出的?#30343;亲?#24049;的?#26412;酢?br/>
    这种?#26412;?#20174;何而来、是?#30343;?#20182;多想了,他自己都无法肯定。

    “你那样梦到了几次?”薛小莲开口问道。

    “不知道。”黎云苦笑着,掰着指头数起来,“床?#20303;?#34915;柜、洗手间两次、厨房大概四次,客厅这边……”

    薛小莲?#32426;?#30385;了起来。

    易心原本冷着?#24120;?#36825;时候也不禁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李叔更是目瞪口呆,随后就变得严肃起来。

    黎云没有继续数下去,?#30343;亲?#35282;?#26131;?#33510;笑。

    正因为这数量太多了,他才感到不正常。还有梦境中的那些细节……那种感觉,?#30343;亲?#25105;意识在活动,更像是一种幻觉,还是操控了他思想的幻觉。他确实看到了宿舍,看到了自己的尸体,而?#30343;恰?#26790;”到“在自己床?#32043;?#25289;出了自己的尸体”。

    “如果真是这样,就有两种可能。”薛小莲说道,“一种是坏消息,你遇到的东西太过强大,老板设下的空间和我们两个都对付不了?#28784;?#31181;是好消息,你遇到的东西没有攻击力,宿舍和我们两个都感知不到它的存在,或者说,除了你这个当事人之外,其他人都感知不到它的存在。你这个当事人,也顶多?#20146;?#20570;噩梦。你已经死了,也不太可能被这种东西吓得再死一次。”

    薛小莲笑起来,拍拍黎云的肩膀,“别想那么多。”

    她这话说的,就好像黎云无论做什么都没用,那噩梦也不可能要他的命,劝他干脆?#28784;?#22312;意那些噩梦。

    黎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薛小莲已经放轻松了。

    易心也舒展开五官。她的手机正好响起来,看到来电显示,她露出一个诧异又甜蜜的微笑。

    “昊泽,你怎么能打电话给我了?”易心娇滴滴地问道。

    另外三人的视线刷地投向了易心。

    黎云和李叔最为惊讶。他们可没忘记,袁昊泽已经进了看守所,正等着被调查、审?#24515;亍?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球探网手机版即时比分

<var id="nx3jz"></var>
<var id="nx3jz"></var>
<cite id="nx3jz"><span id="nx3jz"></span></cite><cite id="nx3jz"><span id="nx3jz"></span></cite>
<var id="nx3jz"></var>
<var id="nx3jz"><video id="nx3jz"></video></var><cite id="nx3jz"></cite>
<var id="nx3jz"></var>
<menuitem id="nx3jz"></menuitem>
<var id="nx3jz"></var>

<var id="nx3jz"></var>
<var id="nx3jz"></var>
<cite id="nx3jz"><span id="nx3jz"></span></cite><cite id="nx3jz"><span id="nx3jz"></span></cite>
<var id="nx3jz"></var>
<var id="nx3jz"><video id="nx3jz"></video></var><cite id="nx3jz"></cite>
<var id="nx3jz"></var>
<menuitem id="nx3jz"></menuitem>
<var id="nx3jz"></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