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nx3jz"></var>
<var id="nx3jz"></var>
<cite id="nx3jz"><span id="nx3jz"></span></cite><cite id="nx3jz"><span id="nx3jz"></span></cite>
<var id="nx3jz"></var>
<var id="nx3jz"><video id="nx3jz"></video></var><cite id="nx3jz"></cite>
<var id="nx3jz"></var>
<menuitem id="nx3jz"></menuitem>
<var id="nx3jz"></var>
翻页   夜间
二?#32511;?#23567;说网 > 给前任他叔冲喜 > 200 第200章

    天才?#24187;?#35760;住本站地址:[二?#32511;?#23567;说网] http://www.1943476.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200章

    敏儿还在絮絮说着, 分明也只是简单的几句交代, 可听在康星澜的耳?#26657;?#21482;觉得仿若学堂上先生念的文章那样长。终于等到敏儿说完退下去,康星澜僵硬的脊背这才松垮下来,轻轻舒了口气。她后知后觉自己的手还在姬星漏握在掌中, 慌忙将手抽出来, 恍惚发现?#20013;?#37324;沁出虚汗。

    “哥哥这是做什么”她埋怨地看向姬星漏,微红的眼中带着一丝恼意。

    姬星漏看着自己空了的手, 不太高兴。他拿起长案一?#35828;?#22909;的锦帕,说“把手给我。”

    康星澜把双手背到身后,警惕地盯着他。

    姬星漏笑笑,欠身,将康星澜的手从她身后拉到面前。他把康星澜?#20013;?#26397;下握成拳的手一根一根掰开手指, 又将她的手翻转过来,?#20013;?#26397;上,?#31859;排?#23376;给她擦?#20013;?#37324;的汗。

    康星澜往回抽手。

    “再动咬你。”

    康星澜气得鼓起软软的雪腮, 月白缀着祥云纹的绣花鞋从湖蓝的褶裥裙?#32511;?#20986;,在姬星漏的小腿上使劲儿踢了一脚。

    姬星漏一愣, 抬起眼睛去看康星澜的脸,康星澜转过头去不看他。

    明眸轻滑,姬星漏忽然就无声笑了,他也不急着去哄生气的康星澜, 只低着头给妹妹擦手。

    “咚咚咚”

    顾见骊站在门外轻轻叩门。

    康星澜一惊, 迅速大力将手抽, 出来,又?#35828;?#26080;银三百两地向一侧挪了挪。

    ?#26696;?#37324;新换了个厨子,星漏尝尝可好吃。”顾见骊走进来,跟在后面的丫鬟把食?#26143;?#36731;放在长案上。

    姬星漏瞥了一眼淡粉色的糕点,也没仔细看,随便抓来吃。

    “近日朝中这么忙的吗你这个时候过来居然还是带着奏折的。”顾见骊说着,低头去看长案上的奏折。

    康星澜吓得脊背生了一层冷汗,在顾见骊伸手去?#31859;?#25240;前一刻,迅速伸出手压住了奏折。

    “哥哥都?#20011;颜?#20123;处理好了,不用再?#22836;?#27597;亲的”康星澜急急说。

    顾见骊惊讶地看向她,目光扫过她的脸。

    康星澜知道自己的脸红了。

    她垂下眼帘,强作镇定地说“屋子里?#34892;?#28909;。”

    说着,她起身,稳住步子,走到窗前推开了窗户。

    顾见骊浅浅笑起来,转而看向姬星漏,道“处理完了就好,都这么晚了,也该歇下了。今晚就不回宫,宿在家里好了。”

    “是困了,想睡觉。”姬星漏打了个哈欠。

    府里一直给他留着屋子,他?#25165;?#23572;会回来住。

    他又伸手去?#31859;?#23376;上的糕点,却?#36824;?#35265;骊拍了手背。

    “本来还想着你要再看一会儿奏折,才让厨房给?#24794;?#20102;糕点,?#28909;?#39532;上要歇下就?#28784;白?#20102;。”

    姬星漏撩起眼皮瞪顾见骊“顾见骊,我都?#34987;?#24093;了,你怎么还是那么烦啊。”

    站在窗口吹凉风的康星澜转过头来,说“我要去告诉父亲你又直呼阿娘的名字。”

    姬星漏嗤笑了一声,抬起一条腿来翘起二郎腿。

    顾见骊微笑着端起长案上的糕点转身递还给丫鬟“?#33804;?#32473;你们几个丫鬟吃了。”

    她又在姬星漏的肩膀拍了一下“快去梳洗歇下,明日可要早起的。”

    “知道了”姬星漏拖长了音,怏怏起身往外走,经过康星澜身边的时候?#37027;?#30475;了她一眼,见康星澜目视前方根本不看他,他皱起?#36857;?#40657;着脸大步往外走。

    顾见骊摸了摸康星澜的头,说“今天晚上去陪潇潇睡吧,她刚刚还念了你。”

    康星澜?#35835;?#19968;下,对上顾见骊的眼睛,顿时明白了顾见骊的用意,她迅速红了脸,急急分辩“阿娘多虑了”

    “没?#23567;!?#39038;见骊牵着康星澜的手,带着她往外走,温声细语“你和星漏都是好孩子,阿娘是放心的呀。?#36824;行?#34920;面上的事儿还是要做做,府里人多眼杂,星漏还是那个身份,一举一动都会被人盯着,被放大。澜澜可不能留下一丁点可能被编排的话柄呀。”

    夜里凉凉的风吹拂在脸上,不觉得寒,只觉得?#39038;?#33298;适。康星?#20132;?#32531;点头。她知道顾见骊不仅是为了防流言和护着她,也是在教她。

    康星澜挽着顾见骊的手臂,歪过头轻轻靠在她的肩上,浅浅笑了起来。

    她觉?#31859;?#24049;特别幸运才能做顾见骊的女儿。

    很小很小的时候,哥哥和一个安静的小院子几乎是她的全部。广平伯府里的小孩子很多,可是没有人会跟她玩,?#36824;?#26159;主子还是?#33151;?#23478;的孩子。那些孩子会用天真的脸,笑着说她是来路?#24187;?#30340;孩子,说她脏。

    她会哭鼻子,红着眼睛找哥哥要抱抱。哥哥会帮她报仇,可哥哥报仇之后会被府里的大人们责罚。于是她学会了说她很好她没事,一切都好。

    慢慢的,她又学会了笑。甜甜地笑,说别人爱听的话,她开始?#29611;?#21035;人的夸奖,说她可爱说她乖。

    其实她想要的也?#36824;?#26159;一个笑脸罢了。

    后来,她遇到了顾见骊,再后来,父亲也不再整?#36134;?#30528;。顾见骊会把她抱在怀里,是很温暖的一种香。父亲心情好的时候也会把她抱在腿上给她染指甲,会拽她的小揪揪,小揪?#23601;?#20102;,可是她是受宠若惊的。

    那些幼时本能讨好的笑脸,?#25112;?#19968;日,更?#30475;?#20102;些。

    就在她以为一切都会越来越好时,父亲口气随意地告诉她她并不是父亲亲生的。失落会有吧,可是很少。她钻到顾见骊的怀里继续闻她身上温暖的香。

    紧接着,哥哥离开了。嬷嬷也被家里人接走安享晚年,父亲和阿娘也有了他们亲生的潇潇。

    那些不能言说的百转千回细琐心事也只能藏在心里,慢慢学着接受,学着往前走。

    可她觉?#31859;?#24049;真的很幸运,在新的路上,顾见骊一直陪着她,会温柔笑着摸摸她的头,也会仔细教她往前走。

    父亲那日不高?#35828;?#35828;她越来越像顾见骊,她不知道心里多欢喜。她跟着顾见骊的脚步亦步亦趋。姬无镜嫌弃的评价,却是她心里最好的褒奖。

    翌日一早,姬星漏打着哈欠起来,早膳桌上,磨着要带康星澜进宫去。

    “母后要见你,你总不能不去啊。”他抱怨。

    康星澜轻轻蹙眉。

    “不去,留家里陪我玩。”姬无镜随口说。

    姬星漏张了张嘴,求助似地看向顾见骊。

    顾见骊夺下潇潇手里捧着的胡萝?#32602;?#25226;筷子塞到她手里,问“好些日?#29992;?#36827;宫了,潇潇想不想太后呀”

    潇潇因为手里的胡萝卜被抢了很不高兴,轻哼了一声,说“想陪姐姐?#40644;?#36827;宫就去呗,拉小孩子做幌子。哼。”

    她撇撇嘴,忽然把姬无?#24471;?#21069;的鱼粥抢了来,一双小手紧紧抱着。

    哼,她啃不到胡萝?#32602;?#26576;人也别想吃鱼。哼哼哼。

    姬无镜黑了脸。

    “胡萝卜有什么好啃的”顾见骊无奈地把胡萝?#20998;?#26032;塞给她,换回了鱼粥还给姬无镜。

    潇潇这才心满意足地捧着胡萝?#32602;?#22312;胡萝卜的尖尖啃?#23047;小?#22905;并不是喜欢吃,只是喜欢啃?#23047;小?br/>
    顾见骊环视一桌老大小四个孩子,含笑摇头。

    因为姬星漏还要上早朝,早膳简单用过,除了姬无?#20302;猓?#23478;里其他人便要?#40644;?#20986;发进宫。

    顾见骊将潇潇交给芫顺带去?#28784;路?#22905;也回房换身入宫的衣裳。

    姬无镜慢悠悠地从后面跟进来,懒散倚靠着屏风,瞧着顾见骊换外衣。

    “又要走啊”他拉长了音。

    “胡说,就进宫一日,晚上就回来的。”顾见骊低着头,将玉带扣好。她急着往外走,经过姬无镜的时候却停下来,手自然搭在姬无镜的腰侧,靠近他怀里,弯着眼睛看他。姬无镜阴沉的脸色才稍缓,他俯下身来想要吻顾见骊的唇,顾见骊急急双手交叠挡在唇前,小声说?#26696;?#28034;的唇脂”

    姬无镜“?#19969;?#20102;一声,就势拉过顾见骊的手,将轻吻落在她的手背。

    “星漏等着呢。”顾见骊笑着退开,往外走。

    姬无镜慢慢跟了两步,倚靠着门边,望着顾见骊往外走。

    康星澜牵着潇潇的手?#20011;?#22312;院子里等着了,见顾见骊出来,她牵着妹妹的手迎上顾见骊。

    潇潇回头看了一眼,皱眉问“阿爹是不是也想去”

    “他不去。”顾见骊温柔笑着,摸了摸潇潇的头。她的另一只手背在细腰后,轻轻摆了摆手。

    姬无镜慢悠悠地扯起一侧唇?#29301;?#24515;满意足地笑了。

    姬星漏早就登上了?#22909;?#22806;的车銮等着。顾见骊带着两个女儿刚走到?#22909;?#21475;,便看见?#22530;费?#30340;女儿钟予珂?#20976;?#30340;小堂哥钟?#22969;?#29301;着小手,站在一旁。这是打算要进府,先遇见了姬星漏。

    钟予珂比潇潇小半岁,两家也近得很,所以?#22530;费?#32463;常带?#25490;?#20799;过来找潇潇玩,只是这半年?#22530;费龐只沉松磣硬灰?#36208;动,来得少了,偶尔钟予珂嚷着要找潇潇玩,便是?#20976;?#30340;小堂兄带过来。

    钟?#22969;?#20170;年刚十五,秀气斯文,知礼而又聪慧。

    “太后是要进宫,我们来得不是时候。”钟?#22969;?#36731;哄小堂妹。

    顾见骊?#36755;?#28487;“潇潇想进宫去,还是和予珂妹妹玩”

    钟予珂甜甜笑着说“予珂明天再找潇潇姐姐玩儿。”

    声音甜甜的,样子也乖巧极了。

    康星澜说?#20658;?#29747;最近可忙若是?#24187;Γ?#25105;明日带着潇潇去小坐。”

    琳琳是钟?#22969;?#30340;亲妹妹,时常和康星澜走动。康星澜和钟?#22969;?#21448;说了几句,坐在銮舆上的姬星漏冷眼看着。

    国父府离?#20351;?#24182;不远,路上也没耽搁得太久。车銮和马车在宫门前停下,换上宫内的銮舆。姬星漏要往前殿去,顾见骊带着两个女儿去后宫见太后,分道扬镳。

    顾见骊带着两个女儿在正贤太后处说话,约莫着前殿下朝的时辰,赵家夫人带?#25490;?#20799;赵月松进宫来。

    “不想见。”潇潇把手里的手?#20808;?#20986;去。手?#19979;?#22312;罗汉床上,又弹起来,打在温静姗的腿上。温静姗随手捡起来,笑着朝康星澜招手,说“咱们潇潇不想见就不见,澜澜你带着她去后面玩去。”

    赵夫人带?#25490;?#20799;进来,没想到顾见骊也在,行过礼后,没说几句话,姬星漏下朝过来给太后请安。

    顾见骊看了赵月松一眼,了然。这是掐着点刷脸啊。

    后院有个芍药园,潇潇坐在石台子上,晃荡着一双小短腿,一双小手捧着?#20302;?#34255;好的胡萝?#25151;小?#24247;星澜挨着她坐,望着远处随风轻晃的芍药微微出神。

    潇潇皱?#36857;?#20063;不啃胡萝卜了,往小?#20013;?#37324;一吐,吐出一颗小牙来。她啃胡萝卜把小牙磕掉了。她想了想,扭过身子,折了一条花枝在花圃的土里捅了捅,?#32972;?#19968;个小洞洞,把小牙埋了进去。

    埋好之后,她拍了拍手,歪着头看向康星澜,说“姐姐为什么不高兴”

    “没有呀。潇潇牙疼不疼给姐姐看看。”

    “就那么回事吧。”潇潇揪着小眉头胡乱应了一声,又关心地问“哥哥惹你生气了”

    “没有呀。”康星澜垂下眼睛,?#31859;排?#23376;仔细给潇潇擦手。

    “哼”潇潇晃了晃腿儿,“别以为我不知道,有?#35828;?#35760;哥哥,你不高兴。”

    康星澜怔了怔,变了脸色,严肃起来“潇潇,是谁在你耳?#26376;?#35828;了?#21834;?br/>
    下人乱说是小事,可不该说到潇潇面前。

    潇潇撩起眼皮无语地瞥向康星澜,不紧不慢地语调“很难想吗我是没有眼珠子还是没长头”

    康星澜审视地看着潇潇这双酷似姬无镜的狐狸眼,倒是松了口气。

    “哥哥来找你了,终于可以自己去玩了”潇潇从石台子上蹦下来,?#32773;?#36393;着石板路朝芍药园深处跑去,一排小宫女急忙跟了上去。

    ?#32610;?#30475;好小公主”康星澜叮嘱。

    她转过头来,果真看见姬星漏走过月门,正往这边来。

    赵月松忽然小碎步从后面追上姬星漏,姬星漏停下来看向她,她絮絮说了两句话,这才转身离开。

    姬星漏?#21481;娇?#26143;澜面前,劈头盖脸第一句“以后离钟家那小子远点。”

    康星澜沉默地看着他,没说?#21834;?br/>
    过了好久好久,姬星漏实在是不?#22836;?#20102;,问“你听到了没?#23567;?br/>
    康星澜温声细语慢慢说道“如果是以前,我可一定要向哥哥回一句那哥哥以后也要离?#32422;夜?#23064;远一点,可今时不同往日,如今再说这话不合适。所以哥哥就当我什么都没说。”

    姬星漏瞪着她半天,闷声说“你现在也可以说”

    “真的”康星澜小声问。

    姬星漏冷哼了一声,闷闷不乐地坐在石台子上,说“你过来坐。”

    康星澜犹豫了一下,走过去,隔着姬星漏很远一段距离才坐下。

    姬星漏?#34892;?#27822;丧地抱怨“长大了可真不好,我把澜澜弄丢了,我的澜澜现在整日躲着我。”

    康星澜抿唇,她低下头看着自己从褶裥裙?#32511;?#20986;来的脚尖,轻声说“所有人都会长大的,虽然会丢掉一些东西,可也会?#29611;?#21035;的东西。何况哥哥现在是天子,?#29611;?#30340;东西只会更多。”

    “可我还是更想要伸开双臂要抱抱的澜澜啊”

    康星澜迅速去看远处的宫女可有注意到这边,然后才小声说“哥哥以后会遇到很多很好的姑娘,?#24616;?#23064;,刘姑娘,孙姑娘,蒋姑娘”

    “我们拉过勾的”姬星漏打断她的?#21834;?br/>
    康星澜这才抬眼望着姬星漏的眼睛,眉心微蹙,心里?#34892;?#38590;受。

    “你是不是怕我当了皇帝学坏了不能的,不?#34987;?#21531;的,也不会三宫六院,只你一个好不好我两个爹都行为端正,我也能的,你得信我。”他又重复,“咱们拉过勾的。”

    朝中文武百官定然想象不到朝堂之?#20384;桌?#39118;行的小暴君在康星澜面前,竟是收敛所有锋芒,这般孩子气。

    康星澜眼睛一下子红了。她摇头,小声说“?#25442;?#30097;过哥哥的,只是,只是”

    只是怕你困于幼时?#20449;?#37324;。

    姬星漏挪?#23047;?#26143;澜身边,捧起她的脸,轻轻去吹她的眼睛。

    “你可别哭。也别只是,我都知道,都知道。”

    康星澜本来没想哭的,姬星漏这么一说,她忽然就一下子哭了出来,泪珠儿落在姬星漏的手背上。

    他们自小一个被窝里长大,日夜在?#40644;穡?#26412;就心意?#21988;ā?br/>
    顾见骊和温静姗站在窗前,?#23545;?#26395;着后院芍药园中的两个人。温静姗道“最近小半年朝中多有提议立后之事,看来也是时候了。”

    顾见骊却说?#23433;还?#21313;四岁的两个孩子,还是小了些。”

    “那依你的意思”

    顾见骊想了想,道“再过一年,等澜澜及笄了,两个孩子也更大一些,男女之事懂的再多些,若还想在?#40644;穡?#20877;大婚也不迟的。”

    “也好。”温静姗点头。

    傍晚回家时,顾见骊带着两个女儿去了一?#24605;?#25964;意的家?#23567;?#32426;敬意的家是一处干净宽敞的农家小院,?#35088;辛郎?#30528;些草药。还没走近,经过小巷都能闻到淡淡的药香。

    顾见骊去时,罗慕歌正在院子里收拾白天晒的草药。罗慕歌开了门,看见来人是顾见骊,?#35835;?#19968;下,不?#19978;?#21518;退了两步,显得?#34892;?#25163;足无措。

    “谁来了”纪敬意从开着的门朝外望去。

    “纪先生。”顾见骊脸上挂着浅笑,没理罗慕歌,径直往里走去。

    “太后怎么亲自来了”纪敬意从椅子里起身,想要行礼。

    顾见骊疾走几步将他拦下来。

    “是想让纪先生看看潇潇的小牙,这孩子?#26032;?#21340;把自己的牙磕坏了。”

    纪敬意?#35753;?#21892;目地笑着“小公主还日日?#26032;?#21340;呐”

    “正是呢,也是想让纪先生瞧瞧她怎么一直啃着萝卜。”

    潇潇鼓着两腮,不太乐意看病。

    “太后放心,小公主的身体很好。至于萝卜具体原因我也说不好,可能只是一时嗜好,过一段时日便不会如此。萝卜也不是什么毒物,没有关系的。”

    “如此便好。”顾见骊这才放下心来。

    她让康星澜带着潇潇暂时?#28909;?#22806;面等候,有几句话想要单独与纪敬意说。毕竟她今日过来给潇潇看牙齿并不是主要目的。

    等门关?#29616;?#21518;,纪敬意不解其意地询问“您这是”

    顾见骊从袖中取出一个茶白色的荷包,然后又从里面取出一个小小的纸包递给纪敬意,询问“纪先生,这可是你给五爷开的药”

    纪敬意接过来,只看了一眼,顿时明白是怎么回事。他笑着点头,说“是,是我开的药。您这是背着五爷偷来的药”

    ?#26263;?#20063;不是”顾见骊顿时?#34892;?#23604;尬,“五爷没背着我喝这药。只是我不放心,?#37027;?#25343;了一点点,想来问?#22987;?#20808;生这药可对五爷的身体?#20852;稹?br/>
    “您放心,这药无害。”

    顾见骊蹙着?#36857;?#25285;?#24039;星医?#21435;“是药三分毒,何况五爷曾经病了那么久,我实在是担心着才来问一问,不是怀疑纪先生的意思。”

    纪敬意点头,表示他明白。他解释“女子服用避子汤时间久了除了再不能有?#26657;?#36824;会有宫寒体虚等症状。而男?#30828;?#21516;,男子服用对身子的损害几乎不如一场宿醉。只是可惜,从古?#20004;?#26381;用避子汤的都是女子”

    纪敬意叹了口气。

    顾见骊眉心稍微舒展来,道“若是无害,我倒也放心了。天快黑了,也不再?#24230;偶?#20808;生了。”

    顾见骊起身,她犹豫了一下,又叮嘱“还请纪先生?#28784;?#23558;今日我来过的事情说给五爷听。”

    纪敬意答应下来。

    顾见骊披上?#25918;瘢?#25307;呼?#35088;?#30340;康星澜和潇潇回家。她微微用力握?#23435;?#28487;潇的手。

    姬无镜与她说她是唯一的,潇潇也是唯一的。

    可顾见骊知道,姬无镜执意不肯再要第二个孩子,不仅仅是因为潇潇,也是因为心疼她。

    她孕期和生产虽然都很顺遂,可女子怀胎十月、生产,和产后近月的恶露不止,怎么可能一点不受罪呢?#36824;?#26159;绝大多数女子都要遭这么一劫,便是天大的痛也笑着忘记了,并?#22812;?#26469;人还要对旁的女子说一声就那么回事。

    顾见骊并不知道,她生下潇潇那天夜里疼得醒过来,红着眼睛轻轻的一句“好疼的”,就在姬无镜心里剜了一?#19969;?br/>
    到家时,天色?#20011;?#23436;全黑了下来。顾见骊?#23545;?#30475;见姬无?#36947;?#27915;洋地坐在湖?#21481;?#40060;的身?#21834;?#22905;让康星澜和潇潇?#28982;?#25151;?#28784;路?#21644;梳洗,自己朝着姬无镜走过去。

    她停在姬无镜身侧弯下腰来,温声问“五爷,你不是说湖里的鱼不好?#26376;稹?br/>
    “是不好?#22253; !?#23020;无镜慢悠悠地说。

    顾见骊忽然有了个主意,她说“要不然我?#21069;?#21435;海边住吧这样日日都能吃到更新鲜的鱼呀。”

    姬无镜撩起眼皮瞧她,诧异问“真的假的”

    顾见骊摸了摸他的头,翘着唇角“堂堂太后,这点心愿还是满足得了小无镜的?#19969;!?br/>
    虽然是忽然之间的想法,可是顾见骊想起很多年前还住在广平伯府时,随口抱怨的一句若?#21069;?#20986;去就好了,姬无镜当天就带着她搬走了。

    哦,顾见骊想起来了。是十年前的事情了。一眨眼,?#20011;?#21313;年了。

    如今,她瞧着姬无镜惊讶的样子,有什么理由不满足他呢

    说要搬去海边,顾见骊立刻行动起来,第二天花了半天时间从版图中寻找地方,下午便决定干脆搬到一个海岛上去。

    当然不能立刻就搬,匠人修建庭院就需要一段时日。

    接下来的一段日子,顾见骊握着?#39318;?#24049;设计新家的样子。那边匠人还在建造,她?#20011;?#38470;陆续续选好了好些摆设。

    龙瑜君和顾见骊面对面坐在罗汉床上,做着针线活。

    潇潇忽然问?#26263;?#19978;会种萝?#20223;稹?br/>
    “种,给潇潇种一大片胡萝卜。”顾见骊笑着逗她。

    潇潇的脸上这才有了笑。

    龙瑜君颇为感慨地说“见骊,我可还记得你?#32972;?#20919;静理智的样子。现在呢我瞧着你?#21069;颜?#39063;心都放在了国父身上去。”

    顾见骊坦然道“冷静又不是冷血。冷静是冷静地处理事情和感情罢了。因为冷静,更能清清楚楚看明白自己的心,也因为冷静,更能勇敢无畏。”

    坐在窗前练习写大字的康星澜?#35835;?#19968;下,心里困惑许久的一个地方忽然被轻轻敲了一下。她双?#22992;?#21160;,无声将顾见骊的话重复了一遍。

    过了年,开了春,要开始搬家?#30149;?br/>
    一家人欢欢喜喜。

    唯独姬星漏阴着脸,十分不高兴。

    东西和?#33151;?#20998;次搬到岛上去,等一切都安排妥当了,一家人才最后搬走。搬走的前一日,姬星漏来了,他坐在康星澜的闺房里,翘着二郎腿,一言不发。

    若是往常,康星澜定然将他从闺房中赶出去。可是今日并没?#26657;?#22905;走向姬星漏,在他身侧?#32043;?#26469;,仰起脸去看他的脸色,说道“哥哥,我们还是会时常回来的。”

    姬星漏继续不吭声。

    康星澜目光下移,落在姬星漏搭在膝上的手。她犹豫了一下,伸出手来,翘着小手指去勾哥哥的小手指,小手指牢牢相勾,轻晃。

    姬星漏抬眼瞧她。

    康星澜认真地说“哥哥,等到年底,若哥哥还没有中意的姑娘家,我便再也不躲哥哥了。”

    姬星漏眼睛一亮,问“你同意嫁给我?#30149;?br/>
    康星澜?#34892;?#21035;扭地移开视线,小声说“要公平一点,若这段时日我相中了别家的小公子,哥哥也要成全才好。”

    姬星漏嗤笑了一声,一脸?#24653;肌?#20320;能看上谁那群渔民你连哥哥都看不上,还能看上他们去”

    康星澜弯起唇,?#33050;?#28478;起甜甜的笑。

    海岛上的生活很悠?#26657;?#27809;了许多京中权贵们的来往,更多大把的时光攒下来留给自己挥霍,也留来陪家人。

    姬无镜几乎每个下午都在海?#21481;?#40060;。他钓鱼的时候,顾见骊总陪在他身旁,拿一本?#31455;?#38386;书懒懒地看。有时候,他们会手牵手沿着海浪轻拍的?#31243;不?#32531;地走,任清澈浅蓝的海水?#36824;?#33050;背。

    有时候说说话,有时候也什么都不说也不无聊。

    潇潇得偿所愿,姬无镜给她弄了好大好大?#40644;?#30000;,种满胡萝卜。据说,她偷了姬无镜的鱼?#20572;?#23041;胁毒死海里所有的鱼,让姬无?#24471;?#26377;鱼吃。姬无镜虽然当时嗤笑一声不理她,第二?#31449;?#32473;她弄了这片萝卜田。

    后来,顾敬元觉?#33804;兆游?#32842;,带着陶氏也搬来了海岛。

    “还是海?#21481;?#40060;好哇”顾敬元哈哈大笑。

    然而,姬无镜给他画了个界线,将?#31243;?#19968;分为二,谁也不越线。

    ?#29301;?#20915;不?#24066;?#27809;有眼力见的老东西打扰他和顾见骊每日下午的悠闲时光。

    再后来,顾在骊时常带着一双儿女,从襄西直接乘船而来,小住。她?#30475;?#37117;说常住,可?#30475;?#22905;来了没多久,荣元宥就可怜巴巴地跟来接她回家。

    眨眼到了九月初七,康星澜及笄的日子。

    康星澜希望一切从简,便也没有按?#31449;?#20013;礼节,只是顾见骊为了绾了发落了笄。

    “哥哥来了”潇潇跑进来。

    康星澜捏着发饰的手顿了顿。她偏过头,视线落在床头的柜子上。那柜子里面装满了?#20598;?#37117;是这半年里,姬星漏寄过来的信。

    姬星漏写信写得随意,时常批着奏折时,胡?#20506;?#20960;句就成了一封送给康星澜的?#20598;?br/>
    就像康星澜前几年,每日?#37027;?#32473;姬星漏写了却没?#20852;?#20986;去的,那些仿若日志一般的书信。

    小半年不见,康星澜压下心里的紧张,强自镇定地微笑着,说“今日我及?#29301;?#21733;哥可带了礼物的”

    “带了啊。”姬星漏拉长了音,慢悠悠地朝康星澜走来,然后十分随意地将一个盒子扔?#23047;?#26143;澜手里。

    康星?#20132;?#24537;接住,打开盒子,脸上的表情微凝。

    盒子里装的,是凤印。

    “要吗”姬星漏背着手,漫不经心地问。

    康星澜垂着眼睛望着手里的凤印许久,才点头,轻轻“嗯”了一声。

    姬星漏背在身后的手紧张地发颤,?#29611;?#20102;康星澜的回应,他顿时?#37027;?#26494;了口气,扬起了唇角。

    他就说嘛,岛上这些渔民哪个能有他好嘛。

    “唉”姬星漏重重叹了口气,认真问“所以,我现在可以抱抱你吗”

    康星澜向后小小退了一步,小声说?#23433;恍小?br/>
    “哼”姬星漏向前迈出一步,强势地将康星澜?#21040;?#24576;里。

    时隔多年,他终于又抱到了妹妹。还是和小时候一样的香甜,可是又不仅仅是小时候的香甜。他知道,还多了他更想要的东西。

    傍晚,海岛上的红色晚霞美得仿若梦?#24120;?#32780;海天之间又是另一种澎湃的辽阔。

    一家人穿着宽松简单的衣袍,沿着海?#19981;夯和?#21069;走,漫天的红霞都是他们的背景。

    “累了。”潇潇拽拽姬无镜的袖子。

    一家人在海滩坐下,飞鸟掠过,海浪轻拍,湿了裙角。

    潇潇坐在最中央,在她左侧是顾见骊、姬无镜,?#20063;嗍强?#26143;澜和姬星漏。姬星漏用眼角的余光瞟了一眼,趁大?#20063;?#27880;意,抵在?#31243;?#30340;手挪了挪,小手指轻轻勾起康星澜的小手指。康星澜吓了一跳心跳如擂。她紧张地?#20302;?#30475;了一眼姬星漏,低下头,到底是?#20976;?#24320;。

    海风拂面很舒服,顾见骊?#20185;?#30524;靠在姬无镜的肩。

    潇潇觉得无聊,她盘起腿儿,从口袋里拿出胡萝?#32602;?#23567;口小口地?#23567;?br/>
    光影将一家五口的身影拉得很长,很长。

    余生,亦很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球探网手机版即时比分

<var id="nx3jz"></var>
<var id="nx3jz"></var>
<cite id="nx3jz"><span id="nx3jz"></span></cite><cite id="nx3jz"><span id="nx3jz"></span></cite>
<var id="nx3jz"></var>
<var id="nx3jz"><video id="nx3jz"></video></var><cite id="nx3jz"></cite>
<var id="nx3jz"></var>
<menuitem id="nx3jz"></menuitem>
<var id="nx3jz"></var>

<var id="nx3jz"></var>
<var id="nx3jz"></var>
<cite id="nx3jz"><span id="nx3jz"></span></cite><cite id="nx3jz"><span id="nx3jz"></span></cite>
<var id="nx3jz"></var>
<var id="nx3jz"><video id="nx3jz"></video></var><cite id="nx3jz"></cite>
<var id="nx3jz"></var>
<menuitem id="nx3jz"></menuitem>
<var id="nx3jz"></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