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nx3jz"></var>
<var id="nx3jz"></var>
<cite id="nx3jz"><span id="nx3jz"></span></cite><cite id="nx3jz"><span id="nx3jz"></span></cite>
<var id="nx3jz"></var>
<var id="nx3jz"><video id="nx3jz"></video></var><cite id="nx3jz"></cite>
<var id="nx3jz"></var>
<menuitem id="nx3jz"></menuitem>
<var id="nx3jz"></var>
翻页   夜间
二月天小说网 > 史上最牛主神 > 第八十八章 贵圈真乱

    天才?#24187;爰亲?#26412;站地址:[二月天小说网] http://www.1943476.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是上古神兽狴犴,明辨是非,秉公而断,你们若是不立刻做出决断,我只能让狴犴把你们活吞了。”

    方默看着一个个面色惊恐的面孔,脸上的表情更加的森寒。

    许多丐帮弟子看着巨大狰狞的舔食者,直接跪伏在地,连连叩拜,连乔峰也是侧目而视,眼神之中闪过一?#31354;?#24778;。

    “噗通~”

    方默的话音?#31456;洌?#20840;冠清直接跪倒在地,一脸懊恼道,“我?#30343;?#20154;,我是畜生,是康敏这个贱货,专门找人模仿了马副帮主的笔迹,故意诬陷帮主,是我鬼迷心窍。”

    “徐长老、白世镜、王长老、刘舵主、任言、方二刀、石纹、大海长老·······他们都和康敏这个贱货有染。”

    全冠清这个时候也顾不得这么多了,乔峰是?#30343;?#22865;丹人已经不重要了,他现在要保住性命。

    而想要保住性命,就不能?#39068;?#20214;事情扯到契丹人的身上。

    连上古神兽狴犴都出来的,强撑下去,只有死路一条。

    皇城司有关部门有着朝廷的身份,他们不会管丐帮的内乱,但是,如果涉?#26263;?#22865;丹人,他们就不得不管。

    “智光长老和赵钱孙他们也和康敏通奸。”

    全冠清为了?#19981;眩?#30636;间把证明三十年?#25226;?#38376;关血案的智光大师和赵钱孙也拉下了水。

    “如果你们不?#29275;?#24247;敏左边屁股有颗痣,徐长老在三个月前的晚上,白世镜在二个月前的白天,任言在十天前,大海长老在五天前,他们都和康敏上床了。”

    全冠清战战兢兢,连忙补充道。

    这些原本他打算逼走乔峰后,用来要挟这些人的筹码,全部被他?#28784;?#36947;出。

    “而且,马副帮主根本?#30343;?#24917;容复杀的,是白世镜和康敏两人联手杀的。”

    望着一双双目瞪口呆的表情,全冠清向着方默等人大声?#26263;潰?#20877;次爆料道。

    “咕噜~”

    众多丐帮弟子齐齐咽?#25628;?#21475;水,神色呆滞,只感觉脑海一团浆糊,他们的目光在全冠清提到的?#23435;鏌灰?#25195;过,最后落在了康敏的身上。

    他们?#30343;?#23567;小的乞丐,没有见过什么世面,想象力是有限的,全冠清的话语带给他们太大的冲击,他们简直不敢想象贵圈竟然乱成这样。

    徐长老八十多岁了啊!连他们乔帮主的师父汪剑通都要称徐长老为师叔,白世镜是执法长老,刘舵主是八袋舵主,任言是七袋长老,方二刀是六袋弟子,大海是七袋长老·······

    这么多丐帮的高层和一个女人有染,而这个女人竟?#30343;?#20182;们丐帮副帮主的妻子。

    这么混乱的逻辑关系,怎么会存在?

    “你血口喷人!”

    徐长老面色涨红,气的白色的胡须上翘,羞怒道。

    如果这件事情在江湖上流传开来,他的老脸就要丢尽了。

    “来人把全冠清处死,他这是污蔑,他这是血口喷人!”

    白世镜大怒道。

    他可是丐帮的执法长老,德高望重,这些事情即使发生了,也不算数。

    其他被全冠清点到名的丐帮高层,也是睚眦欲裂,恨不得把全冠清撕成碎片。

    乔峰,?#21834;ぁぁぁぁぁぁ薄?br/>
    以他的眼力,岂会看不出被全冠清点到的丐帮高层,那羞怒的神情。

    丐帮的小乞丐们无法想象这?#21482;?#20081;的场面,他这个丐帮帮主更是难以置?#29275;?#24247;敏一个人竟然承包了丐帮一半的高层,一块地竟然有数十头耕牛耕种。

    “昂~”

    乔峰仰天长啸,面色森寒,双目赤红,他怒了。

    这一刻,强大的内力再也不加掩饰,伴随着清晰可闻的龙吟声,犹如飓风的旋涡一般,横扫四方,一个个丐帮弟子因为承受不住乔峰强大的内力,被威压的瘫倒在地,面色?#22253;?#26080;比。

    马副帮主马大元多么一个正直谦逊的老?#31561;耍?#23478;中竟然红杏漫天,插满了半个丐帮。

    ?#20843;?#37117;不?#32423;?#25163;,这件事情必须弄清楚!”

    一道内力化作的丈长金龙,龙飞九天,直接把想要出手灭杀全冠清的白世镜等人击退,乔峰赤红的目光扫视着一个个丐帮弟子,爆喝道。

    他怒到了极致,气到了?#37096;瘢?br/>
    这是丐帮吗?

    那个正义凛然的丐帮吗?

    比妓院还要乱上十倍!

    丐帮普通弟?#28216;?#19981;战战兢兢,原本就被乔峰收服的四大长老更是羞愧难?#20445;?#19968;个个怒视着徐长老、白世镜等人,这等丑事传出去,丐帮的名声恐怕就要变得臭不可?#29275;?#22914;同他们身上的气味一般。

    谭公、谭婆等人也是一脸?#38480;危?#20808;是诬陷了乔峰,现在又听到了丐帮如此巨大的丑?#29275;?#20182;们感觉自己就不应该趟这一趟浑水。

    这浑水太深了,如同沼泽地一般,碰一碰都一身泥,现在想抽身都抽不出来了,还越陷越深。

    丐帮高层不仅?#40644;?#22312;马副帮主家里种红杏,甚至连马副帮主都被丐帮高层杀了。

    引起武林轰动的丐帮马副帮主被?#31508;?#20214;,凶手竟然?#30343;?#22806;人,而是丐帮的执法长老,好似一个天大的笑话一般,荒诞无比。

    一旁充当观众的段誉、王语嫣等人,也是呆若木鸡,一脸难以置信之色。

    丐帮在天下第一大帮,声名远播,是武林正道,特别是在前任帮主汪剑通和乔峰的带领下,丐帮名气更是可以和少林寺比肩,是江湖豪杰敬佩的名门正派,如今却是乱糟糟的,如同臭水沟一般,臭不可闻。

    在乔峰锐利的目光逼?#35748;攏?#29579;长老、刘舵主、任言等人?#27836;?#22362;持不住,全身仿佛被抽干了力气,面如死灰的跪在地上。

    他们?#28784;?#20026;和康敏有染的只有自?#28023;?#24590;么也没有想到,足足有半个丐帮的高层,心中的气愤和羞愧让他们再也支撑不住。

    白世镜和徐长老看着其他认罪的丐帮弟子,也是如遭重击,这个时候他们承不承认已经不重要了。

    “全?#23380;?#36215;来!”

    根本不用乔峰吩咐,传功长老一脸狰狞,爆喝道。

    他们丐帮的脸,都这群无耻小人丢尽了,他已经没有脸面?#36234;?#28246;武林通道了。

    一场跌宕起伏的丐帮内乱,虽?#40644;?#24687;了,但是,上到帮主乔峰,下到丐帮普通弟子都一脸茫然,今天发生的事情,完全打?#23631;?#20182;们对丐帮的?#29616;?br/>
    “踏!踏!踏!·······”

    就在这时,一阵密集的马蹄声响起,让众人回过神。

    “帮主,苏仙来了,他说皇城司没有有关部门这个衙门。”

    一道急匆匆的大吼声,?#26377;?#23376;林之中传出。

    顿时,所有人的目光又转向了方默一行人。

    今天这是要?#36924;?#22825;吗?

    先是丐帮爆出巨大的丑?#29275;?#20877;是有人冒充皇城司?

    ?#20843;?#20185;?苏轼吗?”

    远处疾驰而来的数百骑兵和一千多士兵,为首之人是一个大约五十多岁的老者,身穿淡?#20185;?#38271;袍,面容?#34892;?#24178;瘦,长须略显花白,身上透露?#25490;?#27987;的儒雅和豪迈之气。

    此时他他眉?#26041;?#30385;的望着方默一行人,惊疑的目光在舔食者身上停留了很久。

    “拿下·······”

    苏轼面色严肃道。

    如今的朝廷,旧党复辟,司马光、程颐等旧党疯狂打压王安石等新党,他看不下去,自请外调,任龙图阁学士、知杭州。

    最近一段时间,听闻朝廷更加混乱不堪,他心情不好,就来游玩太湖,做客无锡城,结果听到皇城司的人竟然出现在?#23435;尬?br/>
    他本以为是调查他,谁知道竟?#24187;?#20986;来一个皇城司有关部?#29275;?#36824;自称什么是都能管。

    ?#20843;?#36732;出生于景?三年十二月十九日,出生于眉州眉?#21073;?#20854;父苏洵,姐姐苏八娘,弟弟苏辙,苏轼之妻王弗十六岁时与年方十九的苏轼成婚,得年二十七,曾作《江?#20146;印ひ颐?#27491;月二十日夜记梦》悼念亡妻,妻王弗生长子?#31456;酢!?br/>
    ?#20843;?#36732;启蒙老师是道?#31354;?#26131;简,嘉?元年,苏轼首次出川赴京,参加科举考试,其父苏洵带着二十一岁的苏轼、十九岁的苏辙,自偏僻的西蜀地区,沿江东下,于嘉?二年进京应试,当时的主考官是文坛领袖?#36153;?#20462;·······”

    ?#30343;?#33487;轼才开口,就被方默打断。

    苏轼,?#21834;ぁぁぁぁぁぁ薄?br/>
    “再说一遍,我们是皇城司有关部?#29275;?#20035;太祖皇帝秘密建立,掌管天下所有事,上到官家,下到普通百姓,?#28784;?#25105;们想管,没有不能管的事情。”

    “有上古神兽狴犴为证!”

    方默侃侃而谈,一脸严肃的指了指一旁的舔食者。

    曹操、岳不群等人,?#21834;ぁぁぁぁぁぁ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31181;?#20869;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球探网手机版即时比分

<var id="nx3jz"></var>
<var id="nx3jz"></var>
<cite id="nx3jz"><span id="nx3jz"></span></cite><cite id="nx3jz"><span id="nx3jz"></span></cite>
<var id="nx3jz"></var>
<var id="nx3jz"><video id="nx3jz"></video></var><cite id="nx3jz"></cite>
<var id="nx3jz"></var>
<menuitem id="nx3jz"></menuitem>
<var id="nx3jz"></var>

<var id="nx3jz"></var>
<var id="nx3jz"></var>
<cite id="nx3jz"><span id="nx3jz"></span></cite><cite id="nx3jz"><span id="nx3jz"></span></cite>
<var id="nx3jz"></var>
<var id="nx3jz"><video id="nx3jz"></video></var><cite id="nx3jz"></cite>
<var id="nx3jz"></var>
<menuitem id="nx3jz"></menuitem>
<var id="nx3jz"></var>
福建11选5走势图删除删除删除 3d开机号和试机号十期 甘肃十一选五 云南11选5数据库 120期一肖中特 生肖时时彩 竞彩篮球胜分差推荐 买彩票什么软件可靠 姚记诈金花2019 浙江体育超级大乐透 快乐时时彩官网下载手机版下载 二八杠一天赢一千 云南快乐十分杀码 赛马会网站址 山东11选5电话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