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nx3jz"></var>
<var id="nx3jz"></var>
<cite id="nx3jz"><span id="nx3jz"></span></cite><cite id="nx3jz"><span id="nx3jz"></span></cite>
<var id="nx3jz"></var>
<var id="nx3jz"><video id="nx3jz"></video></var><cite id="nx3jz"></cite>
<var id="nx3jz"></var>
<menuitem id="nx3jz"></menuitem>
<var id="nx3jz"></var>
翻页   夜间
二月天小说网 > 混子的挽歌 > 第一二一三 观音殒命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二月天小说网] http://www.1943476.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观音这边打了一枪之后,子弹在墙上溅起了一阵火星,前面刚刚上楼的警察也躲在?#25628;?#20307;后面。

    “楼上有情况!”楼下那边的警察听见这边的枪声,也全都奔着这边集合而来,我站在观音旁边,暗自咬了咬牙,打算离开他们自寻出路,我看出来了,观音没吹牛逼,他是真打算把自己的命扔在这了。

    观音对着那边打了一枪,看着大批开始上楼的警察,连续对着楼梯的方向压?#23631;?#25968;枪,随后对我和张宗亮招了下手,带头向旁边一个铺子里跑了过去:“这边!”

    “小飞,走了!”张宗亮看见观音跑了,也开始拉着我的袖子往那边跑去。

    “别走那边,这边!”我看着已经将楼梯口堵死的警察,反手拉着张宗亮就往二楼的一个看台那里跑了过去,在那个看台下面,是一个儿童游乐场,下面是一个充气的蹦床,上面还布满了那种软的橡胶球,现在观音已经打算跟警察拼命了,我如果继续留在这,肯定得被误伤,而?#20063;?#24320;火的话,估计以观音的脾气就得先开枪崩我,相比之下,我只能选择跳下去跟警察解释我的身份了。

    “你们俩去哪?”观音看见我和张宗亮向另外一个方向走,也几步跟了?#20384;礎?br/>
    “里面的人听着,你们已经被包围了,马上缴械投降,是你们唯一的出路!”楼梯口传?#26149;盎吧?br/>
    “去你妈的!”观音骂了一句,转身就开始对着那边疯狂开火。

    “拼了!”张宗亮看见警察压?#20384;?#20102;,也掏出了枪。

    看见他们俩像疯狗似的准备反击,我咬牙犹豫了一下,直接对观音举起了枪。

    ‘砰!’

    一声枪响,观音腿上飙血,直接倒在?#35828;?#19978;,他转头看着拿枪我的,作势就要还击:“你他妈敢坑我!”

    ‘嘭!’

    看见观音的动作,我想都没想,对着他的手腕就踢了过去。

    ‘砰!’

    观音被我踢中手腕,一枪打歪了。

    ?#30333;?#20102;!”

    ?#31859;?#36825;个功夫,我拽着张宗亮跑近了旁边的一个?#25112;牵?#35266;音对着我这边继续打了两枪,但是全都打在了墙上。

    “小飞,你他妈疯了?”张宗亮被我拽?#25490;?#21040;墙后面,一脸骇然:“你对观音开枪干什么?”

    “观音是个大毒枭,所以他今天必须被捕,否则咱们谁都走不掉,懂吗!”我喘着?#21046;?#22238;应了一声。

    张宗亮听完我的话,楞了一下,随后也咬牙点了下头,?#31859;?#26538;准备转身:“我身上没有案底,也没背上通缉,?#28909;灰?#36305;,我就回去把观音做了,只有这样,我才能彻底安全!”

    “开枪打死他,就没人帮你拖住警察了,留着他,你跟我走,快点!”我语速很快的回应了张宗亮一句,接着指了一下他手里的枪:“?#39068;?#19996;西扔了!”

    “他妈的,佛祖保佑吧!”张宗亮听完我的话,伸手就把枪扔进了旁边的一个垃圾桶里面,随后我们两个一起跑到了那个看台边上,我扶着栏杆,最先跳了下去。

    ‘嘭!’

    我砸在蹦床?#29616;?#21518;,脚下被那些橡胶球一绊,直接仰面摔了个跟头,手里的枪也摔在了一边。

    “别动!”

    “不许动!”

    两个正在搜寻一楼的警察看见我从楼上跳下来,还有我掉在一边的枪,全都持枪指向了我。

    ‘咕咚!’

    这时候,张宗亮也从二楼跳了下来,看着迎面而来的警察,直接举起了手。

    “你从这离开之后,去商场后面的巷子等我,我有话跟你说。”我语速很快的开口。

    “好!”张宗亮看着迎面而来的警察,应了一声:“如果我能蒙混过关的话!”

    “你们两个,举起手,慢慢地走出来!”那两个警察走到这个蹦?#25165;?#36793;之后,一个人用脚把我掉在地上的枪踢到了一边,另一个人仍旧持枪指着我们。

    “警官,小心你的枪,别走了火!”我举着枪缓?#21495;?#21160;着脚步:“我是刑警队的辅警,今天来这里,是以线人的身份出现的。”

    张宗亮听完我的话,虽然?#24187;?#25152;以,但也很快开口:“我就是个来逛街的,听见楼上开枪,而且看见这个人在跑,就跟他一起跑了!”

    “别废话,先出来再说,快点!”那两个警察依旧很警惕的样子。

    “哎,你们那边怎么回事?”我们这边正僵持的时候,一个穿着避弹衣,脖子上挂着胸卡的人就走了过来,刚刚在四楼的时候,我见过他,他是跟在任哥身边的。

    “牛队,这个人说他是你们刑警队的!?#36454;?#26538;指着我们的警察看见那个壮汉过来,转头问了一句。

    “没错,他是我们的人。”叫做牛队的壮汉看了我一眼,微微点头,?#38405;?#20004;个警察解释道:“这个人的身份,你?#22681;?#27602;支队的负责人会跟你?#22681;?#37322;。”

    “呼!”

    那两个禁毒警察听完牛队的话,也略微放松了警惕,估计他们缉毒警察用线人破案的时候会更多,所以也没觉得意外。

    牛队跟那两个人解释完了我的身份之后,指着我身边的张宗亮对我道:“这个人你认?#22581;穡俊?br/>
    我扭头看了一眼张宗亮,佯装?#21543;?#30340;摇了摇头:“不认识!”

    “警官,我就是一个来逛街的市民,楼上发生枪战的时候,我人还在三楼的卫生间里,等?#39029;?#26469;,发现上面的人都被驱散了,就一个人?#21476;埽?#21040;楼下的时候,看见他跳楼,就跟着一起跳了!”张宗?#26519;?#30528;我开口。

    “你把?#22336;?#22312;我们能看的见的地方,跟我?#26538;春?#23454;身份。”那两个缉毒警察依旧没有放松警惕,押解着张宗亮向正门那边走去。

    “你跟我来!”牛队跟我说了一句话,率先带着我向烟酒行的方向走去,在路过我?#21069;?#26538;的时候,把枪捡起来装进了口袋里。

    “楼上的情况怎么样了?”我跟在牛队身边,语速很快的开口问了一句,之间我下楼的时候,上面都?#39029;?#19968;锅粥了,所以我也很担心任哥的安危。

    “放心吧,已经?#26223;?#33853;定了。”牛队的表情?#34892;?#36731;松:“黑龙被我们抓了,还有跟你们驳火的那些D贩子,也死的死抓的抓,除了水吧老板,没有任何?#35088;?#20260;亡,我们已经确定了,那个水吧老板,也是黑龙团伙的人。”

    “观音呢?”

    “观音?什么观音?”牛队楞了一下。

    “就是刚刚在二楼开枪袭警的那个人,他就是大毒枭观音!”

    “什么?”牛队听完我的话,眼睛瞪?#32654;?#22823;:“今天观音也来了?”

    “没错!刚才我路过二楼的时候,刚好观音也要跑,而且在持枪跟警察互相射击,我为了?#20048;?#20182;逃跑,在他腿上打了一枪。”我跟着点了下头,之前我对观音开枪,是因为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开枪袭警,从而把自己牵扯进去,但是此刻等事情过去,我也脑门见汗,因为我之前跟观音是有过交集的,虽然我们跟观音只是互相利用的关?#25285;?#21487;是他如果怀恨在心,把我咬出来的话,事情肯定会无比的麻?#22330;?br/>
    我这边正思考对策的时候,牛队也拿出了?#36234;不骸?#35841;在二楼呢,回话!”

    “牛队!我在!”?#36234;不?#20869;很快有人回应了一句。

    “二楼的情况怎么样?”

    “刚才我跟禁毒的同事在排查二楼的时候,遇见了一个?#21543;?#20154;对我?#24378;?#26538;射击,双方展开了枪战,这个嫌疑人不知道什么原因,身上好像有伤,始终躲在一个店铺内跟我?#22681;?#25345;,但是已经四五秒没动静了。”

    “这个人是全国通缉的毒枭观音,?#22253;?#24773;有很大帮助,务必留活口。”

    “明白!”

    我在牛队旁边,听见他说出留活口的话之后,脑海中一声轰响,早知道,我刚才真的应该同意张宗亮的说法,让他一枪打死观音,免得给自己埋下祸根。

    胡思乱想间,牛队已经带我走到了那个烟酒行旁边,在柜台边上鼓捣了一下,随后直接把后面的货柜推开,露出了后面的窗子:“这个烟酒行老板因为卖违禁品被我们查处过,?#32972;?#23601;是在这里跑出去被我们抓住的,后来这里就成了我?#21069;?#26696;中的一个预留通道,你先从这离开吧,估计楼上的那伙犯罪嫌疑人也已经快要被押下来了,如果?#20976;?#20204;看见你,很可能为你招来不必要的麻?#22330;!?br/>
    “你们那边,不需要我协助指认或者做?#20107;?#20160;么的吗?”我顺嘴问了一句。

    “呵?#29301;?#20320;这小子。”牛队听完我的问题,咧嘴笑了笑:“别的线人遇见这种事,躲都来不?#22467;?#20320;还要往前冲啊?放心吧,这伙人的犯罪事实很清楚,只是我们一直抓不到人而已,今天?#28784;?#33853;网,他?#24378;?#23450;不会逃脱法网,而?#21307;?#22825;的案子办的很顺利,?#28784;?#35266;音也被?#35835;耍?#23433;壤的贩D网络至少被我们打掉了一大半,你也算立了功,而且帮了我们的大忙。”

    “我又不是警察,立功什么的与我无关,能捡条命回来,我就知足了。”我们这边说话的时候,楼上那边也开始往下走人,很多警察押着带着黑头套的人就开始往下走。

    “嫌疑人来了,你走吧,剩下的事,任队会联?#30340;?#30340;!”

    “好!”

    听完牛队的话,我推开窗子就要翻出窗外。

    “牛队!”这时候,?#36234;不?#37324;也传来了声音。

    “说!”

    “观音死了。”一声回应,自?#36234;不?#20013;传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34987;?#22312;两?#31181;?#20869;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球探网手机版即时比分

<var id="nx3jz"></var>
<var id="nx3jz"></var>
<cite id="nx3jz"><span id="nx3jz"></span></cite><cite id="nx3jz"><span id="nx3jz"></span></cite>
<var id="nx3jz"></var>
<var id="nx3jz"><video id="nx3jz"></video></var><cite id="nx3jz"></cite>
<var id="nx3jz"></var>
<menuitem id="nx3jz"></menuitem>
<var id="nx3jz"></var>

<var id="nx3jz"></var>
<var id="nx3jz"></var>
<cite id="nx3jz"><span id="nx3jz"></span></cite><cite id="nx3jz"><span id="nx3jz"></span></cite>
<var id="nx3jz"></var>
<var id="nx3jz"><video id="nx3jz"></video></var><cite id="nx3jz"></cite>
<var id="nx3jz"></var>
<menuitem id="nx3jz"></menuitem>
<var id="nx3jz"></var>
体彩今晚的中奖号码 湖南幸运赛车推荐 江苏7位数最新开奖号 win310彩客网 2006年大乐透走势图 中超2014赛程 单双中特布绮梅) 内蒙古时时彩专家杀号 青海快3中奖助手 内蒙古时时彩历史开奖记录查询表 下载、排三开奖直播 甘肃11选5专家预测 全天北京快3计划网 体育彩票7星彩怎么玩 喜乐彩票充值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