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nx3jz"></var>
<var id="nx3jz"></var>
<cite id="nx3jz"><span id="nx3jz"></span></cite><cite id="nx3jz"><span id="nx3jz"></span></cite>
<var id="nx3jz"></var>
<var id="nx3jz"><video id="nx3jz"></video></var><cite id="nx3jz"></cite>
<var id="nx3jz"></var>
<menuitem id="nx3jz"></menuitem>
<var id="nx3jz"></var>
翻頁   夜間
二月天小說網 > 末日樂園 > 302 結局以后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二月天小說網] http://www.1943476.com最快更新!無廣告!

    在那個逼真豐富得過分的白日夢里,如月車站里的鈔票,成為了一個林三酒記得特別清楚的細節;軟塑料一樣的材質,呈現出藍天大海相交的清透顏色,讓她印象尤其深刻。www.1943476.com//x/

    ——但絕不應該出現在這兒。

    當林三酒的目光剛一落在那幾張藍色鈔票上的同時,一聲低低的“啊”就從她的喉嚨里滑了出來——下一秒,她頓時后悔了。

    好像激發了什么東西似的,桌上的氣流似乎突然變了。雖然她立刻垂下了眼皮,然而來自身邊的幾道目光仍然如有實質般地立刻黏在了她的身上,好一會兒才終于挪開了;林三酒迅速調整了一下表情后,再次抬起頭,而此時陳醫生手里的鈔票已經變成了她所熟悉的粉紅色,印著一位領導人的頭像。

    正如她記憶里的一樣。

    是看錯了嗎?

    “怎么了?”捏著幾張鈔票的陳醫生有些詫異地看了她一眼,將錢遞了出去。

    餐廳里淡淡的背景音樂仍悅耳地鳴奏著。

    “不,沒什么,”林三酒盡力朝他溫和地笑了笑,感覺到一顆冷汗從后背上滑了下去。

    她的余光已經緊緊地捕捉住了桌上那件異樣的事物,但是她此刻渾身肌肉緊繃,恨不得連汗毛頭發都一動不動地緊貼在身上才好——“我只是不小心碰到了腳,沒事。m.2yt.org”

    她只希望自己的聲音不要震動得太厲害。

    ……剛才那一餐,朱美點的是一份小羊排。伴隨著羊排一塊兒送上來的,還有一壺滋滋冒著熱汽的黑胡椒汁——這家餐廳的料汁,是裝在一個小銀壺里給客人取用的,而在朱美用完了黑胡椒汁以后,她就順手將小銀壺擺在了自己餐盤面前。

    此刻從銀壺彎曲的表面上,正好呈現出朱美扭曲了的倒影。

    她坐在林三酒身邊,面朝著陳醫生的方向;雖然沒有轉過頭,但一雙眼睛卻正一動不動地斜盯著林三酒——黑眼珠完完全全地被推進了眼角里頭,幾乎看不見了。眼眶里剩下的只有一片白。

    一雙雪白的眼球,在銀壺上一動也不動地凝視著林三酒——正常人能夠辦得到這種事嗎?還有,陳醫生怎么好像一點異樣都沒察覺到似的呢?

    靠著朱美的半邊身子,像是靠在針氈上似的。

    “好了。我們也該走了。”林三酒故意帶著笑說了一句,隨即忽然心里一動,轉頭沖著朱美的側臉說道“……你說怪不怪,我剛才還以為他拿的錢是藍色的。”

    幾乎在她聲音出口的一瞬間,朱美的黑眼珠閃回了中央。

    “藍色?燈光的原因。你瞧錯了吧。”那張白白嫩嫩、略有點圓潤的臉轉過來笑了一聲,還是以前那熟悉的模樣“……對了,晚上要不要去我家睡呀?”

    林三酒死咽下那一個即將脫口而出的“不”字,故意猶豫了幾秒,這才一擺手笑道“跟你在一起就聊個沒完,第二天上班都沒精神,我不去!”

    朱美看了她一眼,慢慢地笑了一下,沒再說什么。2yt.org

    走出餐廳的時候,門口的空調風吹在林三酒的后脖頸上。讓剛出過一身白毛汗的她禁不住渾身一抖。雖然陳醫生熱情地要將她們二人送回家,但林三酒竭力維持出來的平靜表象實在堅持不了多久了,借口自己累了而匆匆告別后,她逃也似的跳上了一輛出租——微微地喘了幾口氣,她這才感覺自己好了點。

    “去哪?”

    等了幾秒,駕駛座上黑乎乎的影子問道。

    當一個“幸”字沖到舌尖時,林三酒突然一怔。

    去哪——?

    不是要回家嗎?

    她差點說出口的“幸福西里”,是本市市中心區最昂貴奢侈的樓盤;在她的夢里,因為一個叫任楠的人,林三酒搬去了這個小區。

    她當然住不起那樣高級的地方。看來那個夢的確太過逼真了。林三酒撫了一下額頭,隨即卻陷入了一片茫然。

    ……那么,我家在哪來著?

    一陣陣偏頭痛像是錘子似的打在她右側的頭蓋骨上,林三酒忍著神經撕裂般的痛楚。拼命地想要回憶起自己的住址。

    有什么地方,很不對……

    “小姐,你怎么了?你要去哪?”大概是見后座半晌沒有聲音,司機又問了一次。

    “等、等等……”林三酒揉著右太陽穴,因為頭疼,連鼻息都變重了。“讓我想想……”

    車廂內靜了一秒。

    突然而然地。司機的聲音變得十分柔和。他微微側過臉,將聲調壓低了,仿佛循循善誘似的輕聲問道“……你是要回家嗎?”

    這一句柔和的問話,不知怎么地像閃電似的打過了林三酒的脊梁,一瞬間她身上的汗毛全都站起來了——一鼓一鼓的頭疼仍然十分鮮明,但林三酒此時卻顧不上了,她咽了一口口水,盯住了司機的側影,手指摸上了車門把手。

    門被鎖死了,打不開。

    不知從哪兒來的直覺正在腦海里一遍遍地警告她,不要給出肯定回答。

    然而這個警告似乎已經來得有些遲了。

    “……你是忘了你家的地址嗎?”司機的聲音越發輕柔了,像肌肉松弛劑一樣讓人聽了以后,就忍不住想發出一聲長嘆,然后陷在沙發里。

    “但是,一個人怎么會不記得自己家的住址呢?”

    司機自問自答道。

    在劇烈的頭疼、緊張和困惑里,忽然慢慢地混進來了一種安心、信任感——明知道這種感覺不可信任,但林三酒還是忍不住微微地閉了閉眼,肩膀松懈了,手指從車門上滑了下來。

    靜謐的車廂里,只有司機的聲音像煙霧一樣飄散了,彌漫在空氣里,叫人越發地放松了。“這里面,肯定有哪里不對,你說是吧,這位小姐?”

    隨著司機緩緩地轉過頭來,林三酒幾乎是無力地抬起了目光。

    鴨舌帽下和茄黃夾克領口的中間,是一片黑漆漆的虛無——什么都沒有,沒有臉,沒有脖子。林三酒眼睜睜地看著一只袖口慢慢抬了起來,朝向她伸了過來。

    一道尖銳的疼痛猛然扎透了她的大腦,一道氣急敗壞的聲音猛然不知從哪兒尖叫道“快動啊!”未完待續。

    s嗯,哈哈哈,我又回來了……我知道我已經食言而肥了……嗯……其實事情是這樣的,9月初我有事出了一趟門,拯救了一下地球而已沒什么大事,不過總之因為這個原因我差不多2周沒更……等我回來以后就……心,虛,了……

    陷入了那種“哎呀媽呀還有文沒更”“嗯欠了那么多好焦慮要不今天先算了”的心理循環……

    你們一定懂我的……

    媽呀這文現在還有人看嗎??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球探网手机版即时比分

<var id="nx3jz"></var>
<var id="nx3jz"></var>
<cite id="nx3jz"><span id="nx3jz"></span></cite><cite id="nx3jz"><span id="nx3jz"></span></cite>
<var id="nx3jz"></var>
<var id="nx3jz"><video id="nx3jz"></video></var><cite id="nx3jz"></cite>
<var id="nx3jz"></var>
<menuitem id="nx3jz"></menuitem>
<var id="nx3jz"></var>

<var id="nx3jz"></var>
<var id="nx3jz"></var>
<cite id="nx3jz"><span id="nx3jz"></span></cite><cite id="nx3jz"><span id="nx3jz"></span></cite>
<var id="nx3jz"></var>
<var id="nx3jz"><video id="nx3jz"></video></var><cite id="nx3jz"></cite>
<var id="nx3jz"></var>
<menuitem id="nx3jz"></menuitem>
<var id="nx3jz"></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