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nx3jz"></var>
<var id="nx3jz"></var>
<cite id="nx3jz"><span id="nx3jz"></span></cite><cite id="nx3jz"><span id="nx3jz"></span></cite>
<var id="nx3jz"></var>
<var id="nx3jz"><video id="nx3jz"></video></var><cite id="nx3jz"></cite>
<var id="nx3jz"></var>
<menuitem id="nx3jz"></menuitem>
<var id="nx3jz"></var>
翻页   夜间
二月天小说网 > 我的老千生涯 > 第320章 湖北九头鸟

    天才?#24187;?#35760;住本站地址:[二月天小说网] http://www.1943476.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人吃五谷杂粮难免会生病,身体?#30343;?#26381;?#20154;?#20004;声原本无可厚非,可面前大腹便便的赌客立刻黑了脸。WW?#20303;#玻伲浴#希遙?br/>
    “金爷的生意可越做越倒退了,给我整个病秧子算什么?滚出去。”他指着门口让狐媚子滚蛋,她的脸色瞬间变得很难看。

    不知为何狐媚子很不愿意离开,她的脸色?#34892;┎园?#30475;起?#26149;?#24980;悴,我静静的看着总觉?#23194;?#37324;?#34892;?#19981;对劲。

    “?#24191;?#30528;干什么?赶紧走吧!病了就回去养身体?#28784;?#20877;出来捞金啦!”另一个赌客催促了一句,狐媚子想了想还是没有离开。

    她脸色?#34892;?#20026;难的说:“对?#40644;穡?#25105;?#30343;攏?#36824;可以的……”

    大腹便便的赌客叹了口气指了指旁边沙发说:“过去休息好啦,?#28784;?#20877;过来,真是晦气!”

    狐媚子转身走向沙发,几个赌客还在嘀咕金爷生意越做越不好,不过?#26434;?#25105;来说是个不错的事情。

    这场赌局我的预想时间是一个小时左右,定下的目标是三十万左右,太多容易引起人的怀疑,太少达?#22351;?#25928;果。

    如果?#30343;?#26377;狐媚子在这里,也许我会更更频繁的出千赢钱,但明知道她是一个暗灯,多多少少都会心存忌惮。

    现在狐媚子离开赌桌我放松了不少,就一个荷官在这里还是个局外人,怎么看牌局对我都有利!

    等等,狐媚子都能成为红裙美女,那么这里其他的人……

    我仔细打?#31185;?#20182;的红裙美女,看起来以前都见过,现在这里唯一不认识的就是小美,可她该不会是……

    这个想法一出现在脑海里立刻让我警觉起来,她一直都在我的身后站着,她的位置就像?#21069;?#24537;看局的人一样。www.1943476.com

    如果我贸然出千一定会被她察觉到,尤其是在出?#22336;?#30340;时候更容易被她看到?#22336;?#30340;变动。

    ?#34892;?#26102;候并不需要看到如何出千,?#30343;?#35753;人看到?#22336;?#30340;不同和手指速度就会引起人的怀疑,真正混迹赌场中的高手一看就知道是怎么回事,抓老千也很少有人看看清楚整个过程才出手。

    “帮我拿一辈柠檬水,不加冰。”我转头冲着小美说了一句,她立刻点头离开包间。

    在她离开我立刻选择出千,比较点数赢钱是在情理之?#26657;?#29260;局平静的时候出?#22336;?#20063;是最不容易引起人怀疑的。

    我刚开始加入赌局的时候一定会被人格外留意,这是赌徒的本性,都会特别留意刚刚加入的新人,在沉寂这么久时间之后我一把普通的出千并不会引起人的特别主意。

    此刻我有了全新的领悟,真正的千术并不在于能骗过多少人的眼睛,而在于选择让人意想?#22351;?#30340;时间出现,悄无声息的赢钱完全就像凭借运气一样。

    几个赌客一直都在聊天说话,说的全是?#36234;?#29239;的不满,听他们的口音我觉得?#34892;?#22855;怪,从一开始就觉得不太对劲……

    等等!

    我虽然听不出他们是哪里的口音,但能听出来他们是一个地方的,他们说话的口音都一样,总?#19981;?#22312;最后加一个啦字。

    我突然荆楚一头冷汗,这场赌局?#35895;?#25252;士了这么重要的一个地方,那就是我在和一群来?#26434;?#19968;个地方的赌客在玩牌,难保他们互?#22016;?#38388;是认识的。

    以前我很少听到这种口音,现在仔细打量他们的言谈举止,虽?#24187;?#26377;什么?#26222;潰?#20294;让我恍惚之间想起了山西老千团。M.2YT.ORG

    第一次见到山西老千团的时候也是差不多的样子,打扮斯文像是有钱人的样子,都是来?#26434;?#21516;一个地方,二叔说人月没有什么的时候就约会突显什么,他们很注重言谈举止和打扮,说不定他们最缺少的就是这个!

    刚开始我还觉得他们?#34892;?#29087;悉的感觉,这?#25351;?#35273;?#30343;?#35748;识而是似曾相识,现在我更加觉得他们像是山西老千团,只不过这些人说话的口音听不出是哪里。

    如果我今晚碰到了疑惑老千团,那么想赢钱是异想天开,虽然有荷官在这里发牌但他们还是会有办法的,如果我假设狐媚子出现在这里是为了一种坚实,那么一切解释就能说的通了。

    不知不觉头上惊出了一层冷汗,这么危险的感觉让我头皮发麻,我?#35895;?#36824;把他们当做了一群普通的赌客……

    作为一个老千,我总是习惯用一个老千的思维去看待事物,也习惯换位思?#36857;?#20170;天晚上这个赌局就让我嗅到了一丝阴谋的味道,说不清楚但能够感觉的到。

    虽说狐媚子是赌场里的暗灯,绝对不会轻易的挪地方,

    但想要赢他们的前提是必须看?#24179;?#26202;的局,如果上了赌局让人做局下了套,那只能自找苦吃。

    他们之间的聊天慢慢?#29420;?#37329;爷,互?#22016;?#38388;聊天吹牛,你吹捧我,我吹捧你,互相吹捧一番之后都能让人听的飘飘然,其中一个?#19968;?#24341;起了我的注意。

    这个?#19968;?#23558;近五十岁的模样,看起来斯斯文文,眯起的小眼神中精光四射,手腕带着一块不知道什么牌子的手表。

    金黄色的手表外壳看起来就带着些暴发户的味道,另一?#30343;?#33109;上有一串小佛珠,距离太远看不出品级……

    等等,我好像看过一个电视剧,里边的湖北口音和他们说话的声音很像!

    俗话说天上九头鸟,地上湖北?#26657;?#25105;听二叔说他见过的湖北人都很聪明,非常善于动脑子,

    二叔说他在碰到湖北人和潮州人的时候格外留心,因为湖北人精明,潮州人团结,而且也是出老千最多的地方。

    他说中国南北方的老千数量不成正比,在这些年出入大大小小的赌场?#26657;?#35265;到十个南方老千也?#28784;?#23450;能见到一个北方老千,而且现在电子赌博和网络赌博平台百分之九十以上都是南方人在做。

    不论你在北方哪个城市,?#28784;?#26377;电玩城的地方就会有老虎机水果机,尤其是一些上分的老虎机和打鱼机,基本上全都是南方厂家开发,派遣技术员到全国各地负责维护机器。

    我想起在电玩城见过的那些机器,全都是南方人在做技术员。

    所有上分的老虎机都是程序操控的,所谓五星宏辉等一系列的押?#21482;?#37117;是电脑控制的,结束之后瞬间激光打印保单,就连机械手抽牌出花色也是作弊的,?#28784;?#20851;乎到赌,就只有你想?#22351;?#30340;作弊手?#21361;?#32780;没有做?#22351;?#30340;作弊手段。

    一番交流之后,我确定在场的四个人全都是湖北口音,除了湖北佬还有两个人不时会冒出几句潮州话。

    不知道他们是?#34892;?#36824;是无意,潮州话里在表达强烈的不满,意思?#35895;皇?#37329;爷这个赌局安排的很不好。

    一听这话我?#34892;?#32435;?#23631;耍?#30475;他们脸上都带着笑意,转眼之间怎么就变成了这个模样?

    很明显其他人不懂潮州话,只能看着他们?#28982;古?#30528;笑脸,我也?#30333;?#21548;不懂的样子。

    心里有说不出的复杂,可我也知道这些?#19968;?#22312;吃饭的时候可以说潮州话,那么在牌局上也肯定会说潮州话。

    也许是一种试探,我知道接下来的试探只会多不会少,如果任?#25105;?#20010;地方我做的让他们看出?#26222;潰?#37027;今天晚上说什么他们也不会玩牌的,能找的理由也有千百种,因为他们心虚!

    但凡在外边做事的老千,最怕的事就是麻?#24120;?#23588;其是身处异乡一旦出点什么岔子,立刻就得被人包了饺子,所以小心谨慎才是第一位的,我也知道这些?#19968;?#19981;会轻易和我赌的。

    如果换做是我组团做局杀了猪,第一时间没有离开那就说明还想继续杀猪,不然早就远走高飞了,虽然这些人留下来?#35828;?#20063;会更加的警惕,绝对不会贸然和陌生人?#40644;?#29609;牌,换做是我也不会贸然再次出手,一旦失手就意味着毁灭。

    现在的赌局看似波澜不惊,可在暗地里都在各怀鬼胎,我?#30333;?#26159;什么都不懂的人,不管他们说什么样的潮州话我就傻呵呵的陪着笑脸点头,哪怕明知道他们在骂我也硬着头皮?#21543;?#20805;愣。

    我看到湖北?#34892;?#30511;眯的把玩着佛珠,其他几个人都扫了他一眼没说话,看得出来这个九头鸟很淡定,也在这些人中很有威望。

    要弄这些?#19968;?#24517;须?#35748;?#21150;法?#24895;?#36825;个湖北?#26657;?#30475;他的年龄和经验应该不在我之下,想让他上当不容易,我也得?#28079;?#23376;想个办法才?#26657;?br/>
    我低头抽了口?#22871;?#37324;满是苦涩,总是忍不住的自嘲,这么多大风大浪都过来了,可就在一条算不上阴沟的小水潭翻了船,这一定是天意。

    湖北佬突然对我说了句潮州话,我想都没想就立刻陪着笑脸,装作一副能听懂的样子,湖北佬看了我一眼之后笑了,几个潮州佬也笑了,我也跟着笑了,可我的心里却忍不住的有股怒火。

    因为刚才他那句潮州话的意思是……你好,我想日你老母!

    但是我却要装作听不懂的样子,不然就会露馅。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31181;?#20869;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球探网手机版即时比分

<var id="nx3jz"></var>
<var id="nx3jz"></var>
<cite id="nx3jz"><span id="nx3jz"></span></cite><cite id="nx3jz"><span id="nx3jz"></span></cite>
<var id="nx3jz"></var>
<var id="nx3jz"><video id="nx3jz"></video></var><cite id="nx3jz"></cite>
<var id="nx3jz"></var>
<menuitem id="nx3jz"></menuitem>
<var id="nx3jz"></var>

<var id="nx3jz"></var>
<var id="nx3jz"></var>
<cite id="nx3jz"><span id="nx3jz"></span></cite><cite id="nx3jz"><span id="nx3jz"></span></cite>
<var id="nx3jz"></var>
<var id="nx3jz"><video id="nx3jz"></video></var><cite id="nx3jz"></cite>
<var id="nx3jz"></var>
<menuitem id="nx3jz"></menuitem>
<var id="nx3jz"></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