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nx3jz"></var>
<var id="nx3jz"></var>
<cite id="nx3jz"><span id="nx3jz"></span></cite><cite id="nx3jz"><span id="nx3jz"></span></cite>
<var id="nx3jz"></var>
<var id="nx3jz"><video id="nx3jz"></video></var><cite id="nx3jz"></cite>
<var id="nx3jz"></var>
<menuitem id="nx3jz"></menuitem>
<var id="nx3jz"></var>
首頁 > 港臺言情 > 戀戀韶光
    “你不明白,事情不是像你想的那樣,你得放我出去——”

    “你說反了,應該是事情并不像像章律師說的那樣簡單,他搞錯唬弄對象了。WWW。2YT。ORG詠南,好好待著,那里可是十樓,別動任何歪腦筋,坐不住就做晚飯吧,我八點鐘左右會到家。”

    “你想做什么?章律師不會聽你的,他——”

    “他如果肯說實話,我保證他明天照樣可以人模人樣出庭辯護。”

    “佟寬——”

    耳邊只聽見斷線的機械聲,不再有其它。

    她抱頭冷靜思索。

    章律師的連絡電話都儲存在手機里,除了佟寬的手機號碼,她一向沒有花心思記億他人號碼的習慣,總是利用通訊簿直撥。沒有了記事本,室內電話無用武之地,沒想到他如此了解她的習性。對了,計算機!還有計算機可以對外聯系。

    她花了半小時找遍整個屋子,連狗屋也不放過,最后頹然坐在地板上,欲哭無淚。

    佟寬果然帶走了所有對外的聯系工具。

    “你想清楚了?確定消息正確?”威廉皺著臉,反復再三詢問同樣的問題。

    合伙成立新公司方案已進行至一半,佟寬說撤資就撤資,怎不令人頭疼?

    “別再問了,我不想再從頭說一遍我是怎么威脅人家律師吐實的。”佟寬填了一些表格,交給威廉。“就這樣吧,我這筆錢直接匯到這個戶頭去。m.2YT.ORG”

    “自立門戶一直是你的目標,真的不再多考慮?”

    “晚幾年罷了,不急,我們還是可以合作,只是換你雇用我了。”

    “你確定張太太不會付尾款?再怎么說林詠南已付出一切,可以說一無所有,張先生費盡心機所做的那些安排,受益者幾乎是他那個家,拿出九牛一毛解決這個燃眉之急根本是不痛不癢,她不擔心自己的丈夫,也該想想錢是怎么來的?”

    “答應付尾款不就公開承認她和三個兒子手上有那些違法的資金?給了如果后患無窮,不如裝聾作啞。詠南太天真,以為隔海打官司可以讓張太太屈服,她不明白這種曠日廢時的事是有錢有閑才做得來的。”

    威廉徐徐吐了口煙圈,嗤笑了一聲:“不明白的是你吧?她就是明白得很才想離開你,她不愿意你跟著她耗在這種鳥事上啊。”

    佟寬看向威廉,他摩挲著下巴,萬分不解的模樣。“不全對,她后來已經知道我和陸家的關系,為什么還想離開?她明知道我從來就不在意能否頂著陸家光環的啊,更別說那些無聊的門當戶對的了,再說如果我愿意出手,向陸家索討那筆尾款也不是辦不到,她何必自己卯足了勁承擔?”

    “這就怪了,她成天就在你家,親自問她不是更好?何必在這里玩猜謎?”

    他罕有地露出訕笑,“她最近在和我鬧脾氣,怎么都不肯說話。”

    “這更古怪了,她人都留下來了,還有什么脾氣可鬧?”

    “被關了幾天出不了門,脾氣自然不好。m.2YT.ORG”

    “你關她?”威廉瞪圓了眼,煙屁股掉落在地板上。

    他面色一整,理直氣壯,“是又怎么樣?”

    “你——真是無所不用其極!”

    “事情解決了,我自然會放她自由,這筆款盡快匯到高田帳上,不可節外生枝。”

    他這幾天也不好受,林詠南給人印象隨順坦率,拗起來可不是普通的程度。

    她認份地煮飯燒菜,打掃洗衣,晨起記得跳繩,就是一句話也不說,連托他買女性衛生用品也極不情愿地寫在紙條上,夜晚堅持在沙發上就寢,完全不讓他碰一下。孤枕難眠,他不是不想念那段小鎮上的同居生活。

    這么善體人意,從不愿造成別人困擾的女人,為何在這件事上如此固執?

    心事翻涌,不經意想起了她曾經鄭重其事對他說過的,而他當時不甚掛懷的話——“我相信你,無論你做什么決定,我都相信你。”,“所以,你也要相信我,無論我做什么決定,一定是因為愛你。”

    他凝眸思忖,盤旋在心頭的某些想法隱約成形,對照林詠南的過去,那些想法越發清晰可見。

    他再次看向威廉,釋然地笑了。

    門剛開了一縫,一只女性的纖細腳面瞬即卡在門坎,雙手從內用力扳住門面,身子一矮,企圖從他脅下竄出門外。

    他也不阻攔,大方地讓門戶洞開,不與她較勁。她赤足在走廊上奔跑了幾步,察覺他不但沒返身追逐,還直接走進了屋內,顯然不擔心她一走了之。她機警地煞停,倒退回門口,朝里探頭探腦。

    他筆直站在客廳中央,伸長手臂,攤開掌心,上面分明是她的手機和記事本。

    這是放手還是求和的意思?

    她躊躇不前,與他保持距離,相互對望。

    他索性按開她的手機屏幕,點滑幾下,撥出其中一組號碼,對著手機道:“章律師……不,我是佟寬,麻煩您親自向我太太說明事情現在的進展……對,就現在!”

    他向前把手機塞給發傻的她,讓她湊耳聆聽,她只應了一句,接著默聽了五分多鐘,聽畢不置一詞,幽幽嘆了口氣,表情復雜。

    “你說你相信我,是指無論我曾經對陸家怎么做,做了什么,你都能明白,也決不會阻止,對吧?”

    她調開視線,低默無言。

    “你不希望高田的事打亂了我對陸家長久以來做的決定,為了你那筆債款又得和陸家談判,甚至委屈求和,你希望我貫徹初衷,心里永遠好過,對吧?”

    她又嘆了口氣,咬著唇不說話。

    “所以,當你回巴西后,賣了房子,依然填不了那個洞,求援又遭張太太拒絕,你發現無法善了,那一刻才考慮離開我,因為你心知肚明,我必會替你解決這件事,再度和陸家糾纏不清,對吧?你要我相信你,無論你做了什么決定,一定是因為愛我……坦白說,是不是喬的那件事,讓你下定決心,不再讓任何人因為你而受到損害,一輩子感到遺憾?”

    她抬起頭,不再回避他的注視,眼神堅定,“是,我想你可以承受失去任何人,你一直很堅強,這是我唯一放心的事。”

    “那么你也可以承受失去任何人嗎?”

    這個狀況她顯然深切考慮過,所以不加思索答復:“我很高興在小鎮上和你一起生活過,那是這么多年來我最快樂的一段時光,如果可以永遠保有這段記憶,不被后來的事消磨殆盡,我想我愿意承受。”

    說完,她像是想到了某件愉快的事,靦腆笑了一下,很快又頹然,“但是佟寬,我做得不好,我想我永遠都不會做得很好,我高估了自己。”

    他點點頭,向前握住她的手,“在失去任何東西前,應該先努力不是嗎?我很努力的保有你,你不也應該這么做嗎?”

    她沉默不答,掙脫了他,用手背揩了揩兩邊眼角,抱起趴睡在她腳板上的芬達,深深看了他一眼,轉身向廚房走去,邊走邊如常地說:“吃飯吧,我煮了蘋果咖哩飯,不過不太成功,這次將就一點,下次會改進。”

    他走進餐廳,站著不動,靜靜望著她在廚房忙碌穿梭的身影,聽著碗盆磕碰的脆響,她斥責芬達胡鬧的清揚嗓音,臉龐充滿溫柔地笑了起來。

    很簡單,很純粹,很自在。沒有人知道,這就是他多年來真正想要的生活。

    但他有一輩子的時間讓她明白。

    【全書完】

(快捷鍵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

加入書架書簽 | 推薦本書 | 打開書架 | 返回書頁 | 返回書目

球探网手机版即时比分

<var id="nx3jz"></var>
<var id="nx3jz"></var>
<cite id="nx3jz"><span id="nx3jz"></span></cite><cite id="nx3jz"><span id="nx3jz"></span></cite>
<var id="nx3jz"></var>
<var id="nx3jz"><video id="nx3jz"></video></var><cite id="nx3jz"></cite>
<var id="nx3jz"></var>
<menuitem id="nx3jz"></menuitem>
<var id="nx3jz"></var>

<var id="nx3jz"></var>
<var id="nx3jz"></var>
<cite id="nx3jz"><span id="nx3jz"></span></cite><cite id="nx3jz"><span id="nx3jz"></span></cite>
<var id="nx3jz"></var>
<var id="nx3jz"><video id="nx3jz"></video></var><cite id="nx3jz"></cite>
<var id="nx3jz"></var>
<menuitem id="nx3jz"></menuitem>
<var id="nx3jz"></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