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nx3jz"></var>
<var id="nx3jz"></var>
<cite id="nx3jz"><span id="nx3jz"></span></cite><cite id="nx3jz"><span id="nx3jz"></span></cite>
<var id="nx3jz"></var>
<var id="nx3jz"><video id="nx3jz"></video></var><cite id="nx3jz"></cite>
<var id="nx3jz"></var>
<menuitem id="nx3jz"></menuitem>
<var id="nx3jz"></var>
文 / 杜宇聲悲

正文 第七百零二章 人分強弱

加入書架書簽 | 推薦本書 | 打開書架 | 返回書頁 | 返回書目

    也不知溫偃是不是和韓風這群男人待得時間太長,做事越發不拘小節,溫偃要是個實實在在的男子楚依也就不說什么,女孩子家家如此粗糙楚依只恨不得親自幫她擦了鼻涕。M.2YT.ORG

    “誒,大丈夫不拘小節,反正這里又沒有旁人,你我二人還用得著在意這些禮節做什么,將軍夫人這些日子被照顧的很好呀,臉圓潤了不少,是又可愛了,只可惜小公子已經睡著了,不然我非要把他抱出來叫他看我練劍不可,今日我練劍如何,技藝可有長進?”溫偃肘了一下楚依,對楚依擠眉弄眼,就差把夸我二字寫在臉上。

    楚依嫌棄地把溫偃推遠些,溫偃什么都好,最大的毛病就是沒個正行形,好在做正事時還知道正經,楚依戳戳溫偃的臉笑道:“胡說八道,真把自己當大丈夫了,沒有旁人又如何,我可是最討厭邋遢,陛下下回在不注意,臣婦再見到陛下就要退避三舍。還有,陛下叫錯了,您不應該直呼自己為我,記著了,不要大大咧咧的,小心隔墻有耳。”

    燦燦陽光下,溫偃臉上一道淡淡的痕跡,這是當初她在冷宮留下的,宋嫻道冷宮找麻煩,踢了溫偃一腳,導致溫偃的臉受傷,之后因沒有及時治療而落下疤痕,楚依心疼溫偃,想過不少法子為她祛除臉上的疤痕,終究沒有效果。www.1943476.com

    溫偃自己對這個壓根不上心,之后不了了之,但每次看到溫偃這張臉,還是會覺得揪心,溫偃人生太過坎坷虧得她是沒心沒肺的性子,傷心的事過濾的很快,沒多久就把情緒消化壓在心底,若是有人剖開她的傷口,痛楚遠比曾經承受的還要強不知多少倍。

    “擔心什么,將軍府的守備可不是唬人的,練劍已都練了一個時辰,可不可以去游湖?今日天氣正好,春日游湖可是一大美事,公主生孩子在府中閉關這么久應該憋壞了,怎樣,要不要一起?坐船游湖,欣賞湖光山色想想就覺得美得很,朕有好久沒有好好出去放松一下。”

    溫偃沒心沒肺撓頭傻笑,溫偃與楚軒感情最要好時,楚軒知溫偃喜歡游湖,得空就會配溫偃出去游玩,就算是沒時間都會抽空陪伴溫偃,兩人分道揚鑣之后,溫偃就有許久沒有乘坐畫舫游湖,并非溫偃不想而是一直沒有時間,又找不到人陪自己,游湖這等事獨自一人未免有些寂寥。2YT。ORG

    本來溫偃就不是一個喜靜之人,游湖這等事在她看來就算不是拉幫結派,都要攜友人一二才有趣,溫偃在京中沒什么朋友,加上不能隨便呼女性朋友一道,以他的身份,與女性朋友出游史官不知要怎么記,溫偃可不想在史書上留下自己風流倜儻,萬花叢中過片葉不沾身的名聲。

    “呔!陛下是腦子鈍了?我才生產完沒多久,不能吹風,陪陛下出去游湖一趟,我只怕沒有命回來,習武還沒有個樣子就想著玩,練劍才一個時辰就足夠了?將軍吩咐,陛下練劍沒有兩個時辰不能把人放走,這才練了一個時辰,就算放水也不能是這么放的,與其想著游湖,還不如快些去練劍。”

    楚依在把帕子打在溫偃臉上,溫偃怎么還是吊兒郎當的,她再不加快速度訓練自己,哪日有什么突發狀況她是否能應對,就溫偃現在的功夫,根本不足以應對江湖上資深一些的殺手,背地里想殺溫偃的人,數都數不過來,而溫偃還不知上心。

    要是沈君臨還在楚依倒是犯不著操這么大的心,從沈君臨近來的狀態看來,他退隱是遲早的事情,不止是沈君臨,就連韓風都不可能一直呆在京城,到時邊關動蕩,韓風身為鎮國大將軍,首當其沖要前往邊關,到時溫偃在朝中,相當于沒了盔甲,在那種情況下,她的能力不能保護好自己就只有被人掐死的份。

    “好啦好啦,我練就是了,我們公主真是變得越發鐵娘子了,那就等你做完月子我們再去游湖了,到時候帶上大將軍還有趙燁他們一起,不知趙和鳴家伙在不在他要是在就一起去,那家伙雖然廢話多,但是有趣的很,朕很喜歡和他說話。”

    趙燁那般認真的人有一個十分不正經的弟弟而且廢話連篇的弟弟,一想起這點溫偃就覺得很想笑,趙燁可是為自己這個弟弟傷透腦筋,趙和鳴是很有天賦之人,奈何他的心思根本不放在學習上,把趙燁氣的不輕。

    “是是,還請陛下拿好自己的劍,新的茶杯就用這個把,您的比例力量太弱,勞煩您上心些,既然都站在太陽下站了這么久,不如練得認真一些。我的書還沒有看完,惦記著呢,你不要惹亂子,擾我看書。”

    楚玉嘆了口氣給溫偃整理好有些凌亂的衣襟回了亭中,溫偃沒有再胡鬧,拿劍挑了茶杯維持舉劍的動作,楚依以為溫偃堅持不到半個時辰就又嚎,誰知溫偃居然定定堅持了一個時辰沒有動,要不是才與這個人說話知道這個人是活人,楚依就要以為自個的庭院里擺了一座做工逼真的蠟像。

    見溫偃遲遲不動,楚依喊她休息,溫偃沒有理楚依,楚依眉頭一挑,擱下手中的書走過去把劍尖上挑著的茶杯拿下來,楚依走近才看到溫偃的手抖得厲害,一額頭都是汗,分明很辛苦卻遲遲不愿意放下手中的劍,楚依愣住,回過神搶過溫偃手中的劍。

    “你這人是怎么回事,督促你練劍的時候你非要撒潑打滾要好說歹說才練,讓你不練你又不愿意,陛下可是樂意與本宮抬杠不成?”

    手中的劍被拿走,溫偃的手才放下來,溫偃手收的很慢,舉劍舉了太久手關節有些僵,放下來時有些疼,楚依給溫偃翻了個白眼,想罵她自討苦吃,話還沒罵出口溫偃就摟過她的肩膀笑道:“哈哈,朕想想覺得公主說的不錯,朕還太弱,能力有待提升,朕想要變得強一些,有朝一日才能保護我的公主殿下呀。”

(快捷鍵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

加入書架書簽 | 推薦本書 | 打開書架 | 返回書頁 | 返回書目

球探网手机版即时比分

<var id="nx3jz"></var>
<var id="nx3jz"></var>
<cite id="nx3jz"><span id="nx3jz"></span></cite><cite id="nx3jz"><span id="nx3jz"></span></cite>
<var id="nx3jz"></var>
<var id="nx3jz"><video id="nx3jz"></video></var><cite id="nx3jz"></cite>
<var id="nx3jz"></var>
<menuitem id="nx3jz"></menuitem>
<var id="nx3jz"></var>

<var id="nx3jz"></var>
<var id="nx3jz"></var>
<cite id="nx3jz"><span id="nx3jz"></span></cite><cite id="nx3jz"><span id="nx3jz"></span></cite>
<var id="nx3jz"></var>
<var id="nx3jz"><video id="nx3jz"></video></var><cite id="nx3jz"></cite>
<var id="nx3jz"></var>
<menuitem id="nx3jz"></menuitem>
<var id="nx3jz"></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