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nx3jz"></var>
<var id="nx3jz"></var>
<cite id="nx3jz"><span id="nx3jz"></span></cite><cite id="nx3jz"><span id="nx3jz"></span></cite>
<var id="nx3jz"></var>
<var id="nx3jz"><video id="nx3jz"></video></var><cite id="nx3jz"></cite>
<var id="nx3jz"></var>
<menuitem id="nx3jz"></menuitem>
<var id="nx3jz"></var>
文 / 霽月輕輕

正文 第七百一十八章 找人

加入書架書簽 | 推薦本書 | 打開書架 | 返回書頁 | 返回書目

    云德輝見翼王將此大任交給了自己,心里自然也是躊躇滿志,勢必要將此事做得漂亮,好叫翼王對自己刮目相看,倒是別說云永康,就是楚慕寒他也未必放在眼里。www.1943476.com

    他會起這樣的心思,還是因被孫氏無意中派去給楚府的云婉鑰送東西,發現鬼祟的紫苑多留意了份心思,后來這去的次數多了,見到落葵的機會多,所說這個丫鬟的身手他見識過,但如今畢竟只有她一人,只要自己帶人伏擊,她倒未必能擺脫控制。

    打定主意的云德輝開口想翼王要人,楚琪睿當下雖然答應了他,但過后到底也冷靜下來,他被云驚瀾擺了這么一道,心中郁憤難平才會答應了云德輝的話,問他要人這種事怎么能輕易答應呢。

    想來想去他還是想到了楚博文,這一次抓云驚瀾的事是他做的,想來他身邊的那些個護衛的身手還算不錯,以來他們辦事他比較放心,二來這楚博文的人辦事,就算出了什么岔子那也是云德輝和楚博文的事兒,他也好置身事外。

    受到了云德輝要人的消息,楚琪睿也沒有著急給,只是動身前往了端王府,這兩人往來甚為密切,看門護院不過是通傳了一下便讓楚琪睿進門去了。www.1943476.com

    既是通傳過了,楚琪睿也沒白費功夫,直接往往日他們議事的書房去了,楚博文卻姍姍來遲,他被掛在城門口也不是什么小事兒,楚博文聽人談起時,嘴里的一口茶便全數噴了出來,阿閑就坐在他對面,噴了她一臉。

    后來才聽楚博文說起這事兒,不虧是冥王妃,即使這樣都能輕易翻盤,看把這翼王給氣得,阿閑當即便同他笑到了一塊兒,不過可惜的是,雖然都將此事當做笑話,楚博文笑的事翼王出丑,阿閑笑的卻是云驚瀾勝利。

    如今楚博文在面對脖子上綁了紗布的楚琪睿卻是一臉想笑又不敢笑的模樣,這件事兒他雖然有意壓制,到底沒能讓多少人曉得那日被脫光掛在城門的便是他,但像楚博文楚子晉這些人卻是十分清楚。

    這個人此時這幅表情可不就是想看他笑話么?若非還有用得上他的地方,楚琪睿當即便想甩臉色扭頭走人了,好在楚博文終于還是看出了他臉上的不耐煩,用力的咳了兩聲這才止住了自己臉上的笑意。

    “不知翼王來找本王所謂何事。www.1943476.com”開口卻決然不提那日的事,雖然放走了云驚瀾讓他有些郁悶,但想想連楚琪睿都能被戲耍得如此慘便也不好再過多指責什么了。

    “昨日,云尚書家的公子來找了本王?”楚琪睿氣定神閑,也不多說一個字。

    “云尚書?”

    “是,他來,是同本王獻策的。”

    “獻策?”楚博文丈二的和尚摸不著頭腦,如果他沒有記錯這位云尚書府家的公子就一位吧,他不是云驚瀾的兄長么?來找楚琪睿做什么?

    “是的一條能威脅要云驚瀾的好計謀,上次的事失敗過后,這云驚瀾勢必會提高警惕,想要再抓住她就難了,如此我們想要再威脅道她,就必須得從她的丫鬟下手。”楚琪睿一五一十的將這件事說出來,也就只有楚博文才會忍不住給予云驚瀾重擊。

    如此當然是最好不過了,楚博文用力的點頭,“如此甚好,他選好目標了么?要不要本王派人去?”

    楚琪睿站起身來同他抱拳行禮,“臣弟今日前來便是想同皇兄說這件事兒的,這件事既是他云德輝提出的計策,交由他去辦自是最好不過,這一來我們可以防止他是被人安排來我們這邊的,二來他既有意交好,豈能不給他立功的機會呢?”

    楚博文恩了一聲,這樣說也不錯,幸好這云德輝找上的是楚琪睿,好換做是他,聽到這個的消息,怕早就動手了,哪里還會考慮到他會不會是被人故意安排來傳送這樣一個錯誤的消息呢?

    “翼王說得極是,既然這件事交給他去辦,你來是想同我說些呢?”

    楚琪睿露出了一絲為難之色,“實不相瞞,這云德輝雖然獻計獻策,可若想對付云驚瀾身邊的丫鬟倒也不是什么容易事兒,因而他想我要人幫忙了,端王殿下也該清楚,前幾日……”他頓了頓,隨后有些尷尬的說道:“我的人被伏受傷,如今也實在抽不出什么人手,只好來求端王殿下幫忙了。”

    楚博文同情的看了看他,這件事也實在怪不得楚琪睿, 他的人后來也被楚慕寒派來的人安定里修理了一頓,聽說被打得挺慘,這也是實話。

    “這倒沒什么話題,翼王盡管放心,我府中的護衛可全憑翼王調遣!”

    楚琪睿感激的看了他一眼,又彎腰來同他行了個大禮,“如此便多謝端王殿下。”

    楚博文伸手將他堪堪一扶,“翼王客氣了,你我本就是一條船上的人,往后你有需要盡管開口便是,我們互通有無嘛,就是不知道這云德輝要抓的誰,我看云驚瀾身邊那幾個丫鬟伸手都不錯的,唯一個不動功夫,但時常跟在云驚瀾身邊不出門,倒像是被保護起來的,那冥王府又是銅墻鐵壁,想功也難。”

    云驚瀾的這個幾個丫鬟,他倒也研究過,正是因為這幾個人,楚博文才一直那云驚瀾沒有辦法,好不容易尋到了機會抓住云驚瀾還被她給逃走了,往后想再故技重施卻是難事。

    “云驚瀾是不常出府,但她坐在云府想要得到消息她的丫鬟可就不得不出來,目前來看她同我們一樣對楚子晉倒不是很放心,楚府那邊一直有人監控著呢。”楚琪睿倒是說得清楚明白,既然是要在楚府周圍動手需得小心些不要將這些消息吐露給楚子晉才是。

    楚博文聽完點了點頭,楚府那邊若真只有一個人倒也好辦了。

    “好,本王知道了,人我明日便送去。”

    二人說完這些便要出門,那貼在門口想要探聽消息的阿閑連忙退開幾步來。

(快捷鍵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

加入書架書簽 | 推薦本書 | 打開書架 | 返回書頁 | 返回書目

球探网手机版即时比分

<var id="nx3jz"></var>
<var id="nx3jz"></var>
<cite id="nx3jz"><span id="nx3jz"></span></cite><cite id="nx3jz"><span id="nx3jz"></span></cite>
<var id="nx3jz"></var>
<var id="nx3jz"><video id="nx3jz"></video></var><cite id="nx3jz"></cite>
<var id="nx3jz"></var>
<menuitem id="nx3jz"></menuitem>
<var id="nx3jz"></var>

<var id="nx3jz"></var>
<var id="nx3jz"></var>
<cite id="nx3jz"><span id="nx3jz"></span></cite><cite id="nx3jz"><span id="nx3jz"></span></cite>
<var id="nx3jz"></var>
<var id="nx3jz"><video id="nx3jz"></video></var><cite id="nx3jz"></cite>
<var id="nx3jz"></var>
<menuitem id="nx3jz"></menuitem>
<var id="nx3jz"></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