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nx3jz"></var>
<var id="nx3jz"></var>
<cite id="nx3jz"><span id="nx3jz"></span></cite><cite id="nx3jz"><span id="nx3jz"></span></cite>
<var id="nx3jz"></var>
<var id="nx3jz"><video id="nx3jz"></video></var><cite id="nx3jz"></cite>
<var id="nx3jz"></var>
<menuitem id="nx3jz"></menuitem>
<var id="nx3jz"></var>
文 / 兜兜搬小海星

正文 第四百二十三章 失憶

加入書架書簽 | 推薦本書 | 打開書架 | 返回書頁 | 返回書目

    阜南高院里,辦公樓十二層的一間辦公室里。2yt.org

    雖然早就過了下班時間,這里卻燈火通明。

    這是南之君的會客室,看起來像個小小的會議室,凌俐、祝錦川、田正言、解晚露都在里面,當然還有南之君本人。

    他們面前攤著或多或少的卷宗,都是本次案件的證據材料,而南之君的秘書魯飛揚,則守在會客室門口不讓人進去打擾他們。

    凌俐很清楚南之君把他們帶到這里的原因——自然是因為南之易的案子。

    南之君坐下來的第一個問題,是問祝錦川的:“祝律師,看起來你似乎早就知道小易的那段往事,我想知道你得知這件事的來源是哪里。”

    “南院長,我和您是一個學校畢業的,我入學時恰逢是您帶南教授去國外治療的時段。正好我的一位恩師是您同窗,我是通過他知道一點這件事的始末。而完整的內容,我是今天庭上才得知的。”

    “所以,你當時申請了不公開審理?”南之君問。

    “對,”祝錦川點頭,“既然我都能知道,想必當年知道的人也不會少,既然有人處心積慮要南教授前途盡毀,肯定會在這上面做文章的。”

    南之君聽后點了點頭,眼神里盡是疲倦和感激:“幸好你想到了,要不然在大庭廣眾下曝光的話,這事就真的無法收場了。現在,只等確認被害人是否真和海外有聯系了。”

    休庭后,南之君打了好幾個電話,似乎是在安排人查桃杏和牟誠華之間的聯系。

    凌俐也在等著結果,她一言不發地低著頭,心里是無可名狀的情緒。

    南之君在查的事正好是她曾經懷疑過的事,卻因為那一晚上南之易的絕情,她傷心之下放棄堅持,放棄了曾經想要把桃杏的真面目暴露出來的打算。

    從今天庭審的情況看來,只怕南之易對桃杏的企圖也早有察覺的。可他為什么沒有躲過這一場算計?

    沒多久魯飛揚進來了,遞給南之君一個文件夾。WWW。2YT。ORG

    南之君只看了兩眼,就閉上了眼,面露不忍。

    凌俐接過來一開,心里后悔更甚。

    果然,那是桃杏和澳洲一個號碼聯系的通訊記錄,幾乎每隔三四天就有一次,時間大量集中在凌俐和南之易分手之后的時間端。

    她曾經擔心過懷疑過的事,竟然真的成了現實。

    他們默默傳看著,沒有人說話,不過都知道,僅僅靠幾頁紙的通訊記錄,根本證明不了什么。

    反而,給南之易的犯罪動機添上了一條鐵證——因為桃杏是牟誠華的人,被南之易識破起了沖突,南之易氣憤之下殺人。

    那簡直就是給對方遞上了一把刀啊。

    南之君苦笑一聲:“我真沒想到牟誠華這個人如此喪心病狂,就因為和小易在科研理念不合,竟然能弄出兩條人命。他那是邪教嗎?能蠱惑人到這樣的地步!”

    周圍一圈人都默然嘆氣,只有解晚露說了句:“我在知識產權庭的時候,也算見識了不少偏執又狂躁的當事人,有時候信仰科學信仰得太過,比邪教的危害還嚴重。”

    頓了頓,她又說道:“另外,我還得到一個消息。帝都那邊郭老病重,只怕就是這些日子了。郭老過世以后,少了領軍人物,南北派系之爭,必定又是一場風雨。牟誠華在這個時候出手,把小易的過去挖出來,其實根本不在于想要加重給小易定罪的砝碼,只是讓他失去戰斗力而已。”

    南之君眼里是掩不住的疲倦:“樹欲靜而風不止,小易一顆赤子之心,何曾想過要和這幫魑魅魍魎較勁?”

    頓了頓,南之君看向凌俐,緩緩地說道:“小凌,你對小易的了解,還在他三十歲以后的歲月,大概認為他天生是跳脫、做事不顧后果的性格。如果我告訴你,十二歲以前的小易,敏感、乖巧、細膩又可愛,你大概不會相信吧?”

    凌俐愣了愣,下意識回答:“怎么?”

    南之君和田正言對望一眼,之后帶著點喟嘆:“我說的都是真的,十二歲前的小易,不僅是遠近聞名的神童,還禮貌溫和人人都喜歡,他最特別的地方在于有著超乎尋常的細致的觀察力,總是能第一時間察覺別人真實的情緒,還有異乎尋常準確的第六感。m.2yt.org也正是因為這個特質,所以那一件事,讓他格外地痛苦。”

    凌俐心口緊了緊,她知道,南之君怕是要向她交代,今天在庭上被對方律師搞突襲、想要用來證明南之易心理變態的那個案子。

    南之君長話短說,但交代清楚十幾年前那場案件,還是花了接近一小時。

    簡而言之,就是南之君因為一件案子的判決,被敗訴的兩個當事人盯上。

    案件宣判后,當事人來他的宿舍找他。那時候的南之君年輕氣盛,言語之間和當事人起了沖突,他被攜刀而來的當事人,從背部捅了一刀,傷及肺部,當場就休克昏迷。

    恰巧在那個時候,放學的南之易來找哥哥,目睹兇案的發生。

    兇手捅傷了南之君之后,害怕惡行被暴露,當時也殺紅了眼,于是拿著刀攆著南之易,想要滅口。

    南之易以十二歲的年齡和兩個窮兇極惡之徒周旋,最后是利用了吊扇的故障脫險。

    然而因為那件事出事的不只兩個人——殺人以后,南之易可能因為現場太過血腥,他本來就豐富的感觀受到的刺激過大,情緒出現了問題。

    學術上的用語是——精神疾病。如果拿民間通俗的說法就是,這孩子,失心瘋了。

    當時國內的精神科疾病治療剛剛起步,南家不可能把兒子送入精神病院讓他渡過余生,而南之君更加不可能,讓救了自己的弟弟成為一個瘋子。

    他痊愈出院后,帶著南之易幾乎跑遍了日本、香港和德國尋找名醫,最終是找到了在催眠方面頗有建樹的大師,冒險用深度催眠的方法,讓南之易暫時忘記了那段事。

    但當時醫生就說過,他從來沒有做過如此長時間的催眠,而且,即使這一次成功了,南之易卻始終還是會記起來。

    最關鍵的是,醫生也不知道病人記起回憶之后的后果,是又瘋掉了,還是因為心智成熟了能承受住往事。

    而且,催眠的副作用很快就體現了出來——南之易從一個敏感、細膩、乖巧的孩子,變成了桀驁不馴、讓人頭疼的問題孩子。

    換言之,催眠后的南之易,是和原來的南之易完全相反的個性。

    后來的南之易,因為狀態不是太合適上學,所以請了家庭教師來教他,也就是陸冬生。

    陸冬生在花城的南家呆了兩年,從南之易十三歲開始,一直把他教到了十五歲,也就是南之易上大學之前。

    另外一件和南之易記憶里有偏差的事,就是南之君并沒有和陸冬生談過戀愛。

    那時候,陸冬生和陸瑾然兩個同父異母的姐妹,其實感情還不錯,陸冬生成了南家的家庭教師,在花城上學的陸瑾然也會偶爾去南家玩。

    多幾次以后,她也認識了南之易——也就是陸瑾然說的,南之易給她起外號叫鹵雞肉的時間段。

    卻不料一來二去的,陸瑾然和南之君認識了。

    南之君專注于事業,年近三十也未娶,甚至于沒談過戀愛。他很快被陸瑾然率真又懵懂的性格吸引,兩人很快就走到了一起。陸瑾然當年才大一,將將十八歲的年紀,她知道自己和南之君年齡相差有點大,不知道家里會不會反對,所以只把這個秘密告訴了姐姐。

    也不知道陸冬生是真的暗戀南之君,還是精神一直有點問題,亦或是她其實對自己的妹妹是羨慕嫉妒、恨不得取而代之的心理狀態,反正這本來和她沒什么關系的事,到她嘴里,就成了南之君在和她談戀愛。

    而她和南之易說的一切,都是陸冬生將陸瑾然和她分享的和南之君瞞著眾人來往的細節。

    但是當時的南之易非常依賴她,把她的話當作金科玉律一般,自然不會想到陸老師會騙他。

    久而久之,南之易真的認為哥哥是在和陸老師戀愛,以至于后來南之君說要和陸瑾然結婚的時候,他才會有那樣極端的反應。

    陸冬生求而不得導致抑郁,并且在自殺的時候帶著南之易上樓,還唆使南之易和她一起跳下去。

    好在,南之易那時候出于生存的本能猶豫了,所以陸冬生的企圖沒有實現。但,在被人從樓頂救下來的時候,他呆呆傻傻的,一個字也不說。

    南之君還以為他又被嚇壞了,非常緊張,害怕因為再一次地見血,讓南之易封印的記憶漫出來。然而神奇的是,南之易睡了一覺醒來后,竟然忘記了樓頂上陸冬生要他一起跳樓的那一場事,只記得陸冬生因為南之君想不開自殺。

    從此,視南之君為仇人。

    南之君心驚之余,也因為這個問題,咨詢過一些專家

    基本所有的專家都傾向性認為,這一次的失憶,大概又是十二歲那年一場深度催眠的后遺癥。

    對深深傷害自己的事,南之易會選擇性地遺忘,活在自己給自己營造出來的、理直氣壯的世界里。

    記憶的扭曲造成了兩兄弟之間的誤會,然而因為害怕另一場記憶被這次的事故牽扯出來,南之君不敢和他解釋,更不能透露那場自殺事件的真相,以至于陸瑾然背了十幾年的黑鍋。

    卻不料,南之易塵封的記憶,終于被再一次呈現在眼前的血紅色喚醒。

    南之君交代完往事,第一個對凌俐道歉:“凌俐,我對你有愧,從一開始知道你的存在,知道你對小易是不同的時候開始,我就一直讓正言制造機會想讓你們在一起。我是真心盼著你和小易能好好的,卻不料,所有事情都朝著最壞的方向去。他因為記憶的偏差傷害了你,而又因為那段往事,被人算計。小易已經夠苦了,我不希望,他再因為往事的拖累,墮入深淵。”

(快捷鍵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

加入書架書簽 | 推薦本書 | 打開書架 | 返回書頁 | 返回書目

球探网手机版即时比分

<var id="nx3jz"></var>
<var id="nx3jz"></var>
<cite id="nx3jz"><span id="nx3jz"></span></cite><cite id="nx3jz"><span id="nx3jz"></span></cite>
<var id="nx3jz"></var>
<var id="nx3jz"><video id="nx3jz"></video></var><cite id="nx3jz"></cite>
<var id="nx3jz"></var>
<menuitem id="nx3jz"></menuitem>
<var id="nx3jz"></var>

<var id="nx3jz"></var>
<var id="nx3jz"></var>
<cite id="nx3jz"><span id="nx3jz"></span></cite><cite id="nx3jz"><span id="nx3jz"></span></cite>
<var id="nx3jz"></var>
<var id="nx3jz"><video id="nx3jz"></video></var><cite id="nx3jz"></cite>
<var id="nx3jz"></var>
<menuitem id="nx3jz"></menuitem>
<var id="nx3jz"></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