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nx3jz"></var>
<var id="nx3jz"></var>
<cite id="nx3jz"><span id="nx3jz"></span></cite><cite id="nx3jz"><span id="nx3jz"></span></cite>
<var id="nx3jz"></var>
<var id="nx3jz"><video id="nx3jz"></video></var><cite id="nx3jz"></cite>
<var id="nx3jz"></var>
<menuitem id="nx3jz"></menuitem>
<var id="nx3jz"></var>
翻页   夜间
二月天小说网 > 废柴律师擒神记 > 第四百二十三章 失忆

    天才?#24187;?#35760;住本站地址:[二月天小说网] http://www.1943476.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阜南高院里,办公楼十二层的一间办公室里。2yt.org

    虽然早就过了下班时间,这里却灯火通明。

    这是?#29616;?#21531;的会客室,看起来像个小小的会议室,凌俐、祝锦川、田正言、解晚露都在里面,当然还有?#29616;?#21531;本人。

    他们面前摊着或多或少的卷宗,都是本次案件的证据材料,而?#29616;?#21531;的秘书鲁飞扬,则守在会客室门口不?#33804;?#36827;去打扰他们。

    凌俐很清楚?#29616;?#21531;把他们带到这里的原因——自然是因为?#29616;?#26131;的案子。

    ?#29616;?#21531;坐下来的第一个问题,是?#39318;?#38182;川的:?#30333;?#24459;师,看起来你似乎早就知道小易的那段往事,我想知道你得知这件事的来源是哪里。”

    “南院长,我和您是一个学校毕业的,我入学时恰逢是您带南教授去国外治疗的时段。正好我的一位恩师是您同窗,我是通过他知道一点这件事的始末。而完整的内容,我是今天庭上才得知的。”

    “所以,你当时申请了不公开审理?”?#29616;?#21531;问。

    “对,”祝锦川点头,“?#28909;?#25105;都能知道,想必当年知道的人也不会少,?#28909;?#26377;人处心积虑要南教授前途尽毁,肯定会在这上面做文章的。”

    ?#29616;?#21531;听后点?#35828;?#22836;,眼神里尽是疲倦和感激:“幸好你想到了,要不然在大庭广众下曝光的话,这事就真的无法收场了。现在,只等确认被害人是否真和海外有联系了。”

    休庭后,?#29616;?#21531;打了好几个电话,似乎是在安排人查桃杏和牟诚华之间的联系。

    凌俐也在等着结果,她一言不发地低着头,心里是无可名状的情绪。

    ?#29616;?#21531;在查的事正好是她曾经怀疑过的事,却因为那一晚上?#29616;?#26131;的绝情,她伤心之下放弃坚持,放弃了曾经想要把桃杏的真面目暴露出来的打算。

    从今天庭审的情况看来,只怕?#29616;?#26131;对桃杏的企图也早有察觉的。可他为?#35009;?#27809;有躲过这一场算?#30130;?br/>
    没多久鲁飞扬进来了,递给?#29616;?#21531;一个文件?#23567;#祝祝住#玻伲浴#希遙?br/>
    ?#29616;?#21531;只看了两眼,就闭上?#25628;郟?#38754;露不忍。

    凌俐接过来一开,心里后悔更甚。

    果然,那是桃杏和澳洲一个号码联系的通讯记?#36857;?#20960;乎每隔三四天就有一次,时间大量集中在凌俐和?#29616;?#26131;分手之后的时间端。

    她曾经担心过怀疑过的事,竟然真的成了现实。

    他们默默传看着,没有人说话,不过都知道,仅仅靠几页纸的通讯记?#36857;?#26681;本证明不了?#35009;礎?br/>
    反而,给?#29616;?#26131;的犯罪动机添上了一条铁证——因为桃杏是牟诚华的人,被?#29616;?#26131;识破起了冲突,?#29616;?#26131;气愤之?#24459;?#20154;。

    那简?#26412;?#26159;给对方递上了一把刀啊。

    ?#29616;?#21531;苦笑一声:“我真没想到牟诚华这个人如此丧心病狂,就因为和小易在科研理念不合,竟然能弄出?#25945;?#20154;命。他那是邪教吗?能蛊惑?#35828;?#36825;样的地步!”

    周围一圈人都默然叹气,只有解晚露说了句:“我在知识产权庭的时候,也算见?#35835;?#19981;少偏?#20174;?#29378;躁的当事人,有时候信仰科学信仰得太过,比邪教的危害还?#29616;亍!?br/>
    顿了顿,她又说道:“另外,我还?#29611;?#19968;个消息。帝都那边郭老病重,只怕就是这些日子了。郭老过世?#38498;螅?#23569;了领军?#23435;錚?#21335;北?#19978;?#20043;争,必定又是一场风雨。牟诚华在这个时候出手,把小易的过去挖出来,其实根本不在于想要加重给小易定罪的砝码,只是让他失去战斗力而已。”

    ?#29616;?#21531;眼里是掩不住的疲倦:“树欲静而风不止,小易一颗赤子之心,何曾想过要和这帮魑魅魍魉较劲?”

    顿了顿,?#29616;?#21531;看向凌俐,缓缓地说道:“小凌,你对小易的了解,还在他三十岁?#38498;?#30340;岁月,大概认为他天生是跳脱、做事?#36824;?#21518;果的性格。如果我告诉你,十二岁以前的小?#31069;?#25935;?#23567;?#20054;巧、细腻又可爱,你大概不会相信吧?”

    凌俐?#35835;算叮?#19979;意识回答:“怎么?”

    ?#29616;?#21531;和田正言对望一眼,之后带着点喟叹:“我说的都是真的,十二岁前的小?#31069;?#19981;仅是远近闻名的神童,还礼貌温和人人都?#19981;叮?#20182;最特别的地方在于有着超乎寻常的细致的观察力,总是能第一时间察觉别人真实的情绪,还有异乎寻常?#26082;?#30340;第六?#23567;.2yt.org也正是因为这个特质,所?#38405;?#19968;件事,让他格外地痛苦。”

    凌俐心口紧了紧,她知道,?#29616;?#21531;怕是要向她交代,今天在庭上被对方律师搞突袭、想要用来证明?#29616;?#26131;心理变态的那个案子。

    ?#29616;?#21531;长话短说,但交代清楚十几年前那场案件,还是花了接近一小时。

    简而言之,就是?#29616;?#21531;因为一件案子的判决,?#35805;?#35785;的两个当事人盯上。

    案件宣判后,当事人来他的宿舍找他。那时候的?#29616;?#21531;年轻气盛,言语之间和当事人起了冲突,他被携刀而来的当事人,从背?#23458;?#20102;一刀,伤及肺部,?#32972;?#23601;休克昏迷。

    恰巧在那个时候,放学的?#29616;?#26131;来找哥哥,目睹凶案的发生。

    凶手捅伤?#22235;现?#21531;之后,害?#38706;?#34892;被暴露,当时也杀红?#25628;郟?#20110;是?#31859;?#20992;撵着?#29616;祝?#24819;要灭口。

    ?#29616;?#26131;以十二岁的年龄和两个穷?#20934;?#24694;之徒周旋,最后是利用?#35828;?#25159;的?#25910;賢严鍘?br/>
    然而因为那件?#40065;?#20107;的不只两个人——杀人?#38498;螅现?#26131;可能因为现场太过血腥,他本来就丰富的感观受到的刺激过大,情绪出现?#23435;?#39064;。

    学术上的用语是——精神疾病。如果拿民间通俗的说法就是,这孩子,失心疯了。

    当时国内的精神科疾病治疗刚刚起步,南家不可能把儿子送入精神病院让他渡过余生,而?#29616;?#21531;更加不可能,让救了自己的弟弟成为一个疯子。

    他痊愈出院后,带着?#29616;?#26131;几乎跑遍了日本、香港和德国寻找名医,最终是找到了在催眠方面颇有建树的大师,冒险用深度催眠的方法,让?#29616;自?#26102;忘记?#22235;嵌问隆?br/>
    但当时医生就说过,他从来没有做过如此长时间的催眠,而且,即使这一次成功了,?#29616;?#26131;却始终还是会记起来。

    最关键的是,医生也不知道病人记起回忆之后的后果,是?#22336;?#25481;了,还是因为心智成熟?#22235;?#25215;受住往事。

    而且,催眠的副作用很快就体现了出来——?#29616;?#26131;从一个敏?#23567;?#32454;腻、乖巧的孩子,变成了桀骜不驯、?#33804;?#22836;疼的问题孩子。

    换言之,催眠后的?#29616;祝?#26159;和原来的?#29616;?#26131;完全相反的个性。

    后来的?#29616;祝?#22240;为状态不是太合适上学,所以请了家庭教师来教他,也就是陆冬生。

    陆冬生在花城的南家呆了两年,从?#29616;?#26131;十三岁开?#36857;?#19968;直把他教到了十五岁,也就是?#29616;?#26131;上大学之前。

    另外一件和?#29616;?#26131;记忆里有偏差的事,就是?#29616;?#21531;并没有和陆冬生谈过恋爱。

    那时候,陆冬生和陆瑾然两个同父异母的姐妹,其实?#26143;?#36824;不错,陆冬生成?#22235;?#23478;的家庭教师,在花城上学的陆瑾?#28784;?#20250;偶尔去南家玩。

    多几?#25105;院螅?#22905;也认?#35835;四现住?#20063;就是陆瑾然说的,?#29616;?#26131;给她起外号?#26032;?#40481;肉的时间段。

    却不料一来二去的,陆瑾然和?#29616;?#21531;认?#35835;恕?br/>
    ?#29616;?#21531;专注于事业,年近三十也未娶,甚至于没谈过恋爱。他很快被陆瑾然?#25910;?#21448;?#38706;?#30340;性格吸引,两人很快就走到了?#40644;稹?#38470;瑾然当年才大一,将将十八岁的年纪,她知道自己和?#29616;?#21531;年龄相差有点大,不知道家里会不会反对,所以?#35805;颜?#20010;秘密告诉了姐姐。

    也不知道陆冬生是真的暗?#30340;现?#21531;,还是精神一直有点问题,亦或是她其实对自己的妹妹是羡慕?#20992;省?#24680;不?#33804;?#32780;代之的心理状态,反正这本来和她没?#35009;?#20851;系的事,到她嘴里,就成?#22235;现?#21531;在和她谈恋爱。

    而她和?#29616;?#26131;说的一?#26657;?#37117;是陆冬生将陆瑾然和她分享的和?#29616;?#21531;瞒着众人来往的细节。

    但是当时的?#29616;?#26131;非常依赖她,把她的?#26263;?#20316;金科玉律一般,自然不会想到陆老师会骗他。

    久而久之,?#29616;?#26131;真的认为哥哥是在和陆老师恋爱,以至于后来?#29616;?#21531;说要和陆瑾然结婚的时候,他才会有那样极端的?#20174;Α?br/>
    陆冬生求而不?#29611;?#33268;抑郁,并且在自杀的时候带着?#29616;?#26131;上楼,还唆使?#29616;?#26131;和她?#40644;?#36339;下去。

    好在,?#29616;?#26131;那时候出于生存的本能犹豫了,所?#26376;?#20908;生的企图没有实现。但,在被人从楼顶?#35748;?#26469;的时候,他呆呆傻傻的,一个字也不说。

    ?#29616;?#21531;还以为他又被吓坏了,非常紧张,害怕因为再一次地见血,让?#29616;?#26131;封印的记忆漫出来。然而神奇的是,?#29616;?#26131;睡了一觉醒?#26149;螅?#31455;然忘记了楼顶上陆冬生要他?#40644;?#36339;楼的那一场事,只记得陆冬生因为?#29616;?#21531;想不开自杀。

    从此,视?#29616;?#21531;为仇人。

    ?#29616;?#21531;心惊之余,也因为这个问题,咨询过一些专家

    基本所有的专家?#35760;?#21521;性认为,这一次的失忆,大概又是十二岁那年一场深度催眠的后遗症。

    对深深伤害自己的事,?#29616;?#26131;会选择性地遗忘,活在自己给自己营造出来的、理直气壮的世界里。

    记忆的扭曲造成了两兄弟之间的误会,然而因为害怕另一场记忆被这次的事?#26159;?#25199;出来,?#29616;?#21531;不敢和他解释,更不能透露那场自杀事件的真相,以至于陆瑾然背了十几年的黑锅。

    却不料,?#29616;?#26131;尘封的记忆,终于被再一次呈现在眼前的血红色?#21483;选?br/>
    ?#29616;?#21531;交代完往事,第一个对凌俐道歉:“凌俐,我?#38405;?#26377;愧,从一开始知道你的存在,知道你对小易是不同的时候开?#36857;?#25105;就一直让正言制造机会想让你们在?#40644;稹?#25105;是真心盼着你和小易能好好的,却不料,所有事情都朝着最坏的方向去。他因为记忆的偏差伤害?#22235;悖?#32780;又因为那段往事,被人算计。小易已经够苦了,我不希望,他再因为往事的?#20384;郟?#22549;入深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球探网手机版即时比分

<var id="nx3jz"></var>
<var id="nx3jz"></var>
<cite id="nx3jz"><span id="nx3jz"></span></cite><cite id="nx3jz"><span id="nx3jz"></span></cite>
<var id="nx3jz"></var>
<var id="nx3jz"><video id="nx3jz"></video></var><cite id="nx3jz"></cite>
<var id="nx3jz"></var>
<menuitem id="nx3jz"></menuitem>
<var id="nx3jz"></var>

<var id="nx3jz"></var>
<var id="nx3jz"></var>
<cite id="nx3jz"><span id="nx3jz"></span></cite><cite id="nx3jz"><span id="nx3jz"></span></cite>
<var id="nx3jz"></var>
<var id="nx3jz"><video id="nx3jz"></video></var><cite id="nx3jz"></cite>
<var id="nx3jz"></var>
<menuitem id="nx3jz"></menuitem>
<var id="nx3jz"></var>